道医传承入门

医者与药用:清代徐大椿《医学源流论》(2)

点击量:   时间:2020-06-18

徐大椿

汤药不足尽病论

黄帝内经》论述治病的方法,以针灸为主,而且辅以砭石、熨浴、导引按摩、酒醴等法为佐助,对于解除病苦,因症治宜来说各有好处,缺一不可。大概来说内服汤药的作用是,当汤液进入肠胃之后,药力可以循经气化而通达四肢百骸,以至于运行身体脏腑经络的各个地方。如果病邪在筋骨肌肉之中,就是说病邪侵袭到人的形体肢节,汤药的气味不能达到十全之功,所以必须使用针刺、艾灸等方法,即从疾病所留止之处,调和它的气血,驱逐此处的风寒,因为邪气内实据守其处,故而施法较多。倘若只以服用汤剂而论,也不能使病邪全除,综合施治,方见奇效。大概来说,汤之字意是荡散,荡涤的意思,汤剂运行快速,它的质的清轻,它的力量易于通达流行却不会停留,只有疾病在肤表荣卫肠胃部位的,它的效果才表现的更加明显。其它的疾病,宜用丹丸的,宜用散剂的,医生依法用方辩证施治,那么疾病的形态则无所逃遁了,因此说天下并没有难以治疗的疾病,而且所运用的方药皆有神奇的疗效。这就是扁鹊和仓公所谓的“秘方”的言论。现今的医生看了病人,只开一个处方就算是给患者治疗了,等到病稍愈后再运用丸散等办法调理,岂不尽废了前圣的优良传统了吗?有的既使施治的药物不差,然而却与病情并不很合拍,如此则始终不能取效,且达不到根治。所以扁鹊说:人们所担忧的是生活中的疾病太多了,医生所担忧的是治病的方法太少了。近代以来人们所罹患的疾病变化多端,疾病的种类愈来愈多,然而医生的治病方法却愈来愈少,这就是缠绵难愈的“痼疾”,之所以一天天增多的原因。

本草古今论

本草有史以来似肇始于神农,《神农本草经》全书药物只有三百六十味,神农是品尝百草,开创人类药食之圣人,他的精神思想与天地为一体,实际能够探究天地造化的精妙之处,穷究天地万物的道理。每个字义都很精确,并不是象后人那样靠臆想推测而知之。因此《神农本草经》的用药,若对症施治,其效如响而应声,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处方用药,全都原本于此书。用的药物品类虽然不多,然而其中的神奇变化,已经达到无病不治了。下逮之后,历代医书汗牛充栋,药味日益增多,至陶宏景又增加了三百六十种,是《神农本草经》的一倍,而增添至七百二十味。再后之世,几乎天天都在增加,大凡中华或者异域的奇草异花,尝试有效的,医生们都取来施用它,历代都有本草专著出现。到了明代李时珍,在唐慎微《证类本草》的基础上又有增益,并且以《证类本草》为纲目,考证其中药物的异同,辨别它的真伪,查找地道的出生产地,又汇集诸家之说,所以李时珍编著的《本草纲目》更加完善全面,其中药味由前人之少而又增益许多。至于说这么多药物的功用,则须待后人在临床上试验才能知道,所以说以后这些草药所要治疗的疾病更加广泛,然而都不如《神农本草》选药的纯正真切。因此宋代有人说:使用《神农本草经》的药物无有不效的,弘景之后增加的已然不甚有效。至于说后世所增之药,尤其有不足为凭的。对于那些诠释,大都是古方中用过此药,医过某病,有些注解而已。另外,古方治某种病,用药不止于一味,却有人误以为方中此药为专治此病者,还有以自己个人的意想推测而“知道”的。抑或偶然治愈一个病人,实际并非此药之功,而勉强著述称其有疗效的,种种现象难以使人相信。到了张洁古,李东垣之辈出,说某药专入于某个经脉,这就更加牵强附会了。其实治病并非必分经络脏腑。故而讨论本草,必然要以《神农本草经》为根本,至于其它的说法一定要审视选择地使用,也必须要在临床上通过治疗验证才可信。又必须考证古人方中所曾经使用过的才可以采取,其余的只可以在单方处治之法中使用了。又有后世之人所增补的所谓奇药,或者出于深山穷谷,或出于殊方异域,前贤不曾有过的,后人用过的,往往有奇效。这是偏方异气所钟之灵气,造物之天机,日久而泄漏世人,能治古方所不能治的奇病。对于那些众多的博物君子们,也要留心认识它们,以增加自身的见识,这又是本草学著作之外的事了。

药性变迁论   

古代处方所用的药物,在当时效验显著,而本草著作中也记载其功用确凿的,现在依照古方施用,竟然有的有效,有的没效,这是什么缘故呢?大概其中有几种原因,其一,地理环境与当时气候之别;当初施用之初,必由所产之地开始,这是病人本人与本土所生之药同气相应,故而气原而力全。再以后因传种与其它地方移植,如此地气改变,必然力薄而弱。其二,大凡植物的种子分类不一,等级有别,古人所采用能做种子的,必然是珍贵稀有之品,到了后世相为传衍,一定寻求容易繁衍生长的作为种植的标准,未必都是品类中珍贵稀有之种。药物虽然不假,但是品种等级就差别大了。其三,自然生长的与人们自己选择土地种植的不同。当时所采之药物,都是自然生长在山谷之中,得天地之元气圆满,因此气质性味独厚。现在都是人工种植,既非山谷之真气,又加上人工灌溉的功序,结果必然性味平淡而力量薄劣了。其四,名与实的改变,假若泛滥,真伪不辨,古时药物不用在市场购买,都是医生自己采挖炮制,以备不时之需。等到后来,有一些不常用药物,后人想要施用它,到处寻求探采或访问知者,或者误用其它药物补充它,或用别种取代它,又有药店中尚未全备,拿相近的,似是而非的,欺人取利,这种药材从此就失去真面目了。其中变迁的原因,并非这般能概括。药物的性味既然有如此差异,即使审病问诊极其真切,处方极当,怎奈用药并非当时之灵药,那么疗效自然不一定就好了。现代的医生,只知道确定处方,其中的药物就任由病人自己到药店拿了,所以药物的真伪品质无法辨别,即使有神医诊病处方,也不能用假劣药来治真实之病啊!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