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传承入门

医者与药用:清代徐大椿《医学源流论》1

点击量:   时间:2020-06-18

医者与药用:清代徐大椿《医学源流论》

一、用药如兵

圣人之所以能够保全人民生命健康的方法,是因为他们把五谷杂粮作为生命活动的主要营养物质,而把各种水果作为辅助食品,把鱼虾肉蛋作为滋补食品,把蔬菜作为补充食品。至于那些具有毒烈性的药物只能用于治病攻邪。因此说甘草、人参,使用不当也会招致祸患,能够使人生病的都是毒烈之类的药物。古代那些嗜好服食五金八石,而烧炼丹药的人,天长日久必然滋生奇巧的病患,就好比那些嗜好战争斗狠的人,必定会有大的灾祸。所以建立军队的目的是除暴安良,保一方太平,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可以兴兵讨逆。药物的作用是为了攻伐疾苦,活人长命,也是不得已才可以使用,它们的道理是相同的。

因此,疾病的危害,小病轻病慢病就会耗伤人的精气,大病重病危病就能够危及生命。它们看起来严重的情况就好比是一个敌对的国家一样。用金石草木具有的偏性,来攻伐人体脏腑的偏胜,作为大夫一定要做到辨清病情,通晓药性,知彼知己,运用多种方法兼顾正邪攻补,作到胸有成竹而后方可没有丧身殒命的忧虑。因此对于有传经的病邪,就要预先保护它尚未侵害的地方,这就是好比首先要切断敌人重要的去路一样;对于来势凶猛紧急的疾病,就要急切地保护好尚未被病邪侵袭的地方,这就是好比用来严守自己重要阵地的作法;兼挟有宿食的病人,首先要消除他的食积,这就是好比敌人的粮草军械被梵毁;如果新病又兼加着旧疾而发作的,一定要防范新病旧疾两者相合而生病,这就是要想法把敌人的内应给断绝了。

明通症侯,辨别经络,就不会有泛滥多用的药物,这在军事上叫做目标方向明确,是有的放失的军队;根据疾病表现出来的寒象热象,我们却有反其道而行的方法,这就好比是将计就计使用离间之术,轻而易举地就消灭了敌人。如果一种疾病,找出它的病因病机,就可以分段分散地攻击它,就好比用少量的兵力,战胜众多的敌人,使敌人各个击破,前后不能相互救援,而敌人的战斗力则自然衰竭;如果几种病采用综合治理的办法,就好比集中兵力,击溃敌人的中坚力量,使敌方的力量离散而无所统治,那么敌众则会全部溃败。疾病刚刚发展,就不要治的太过,不要用药太重,只需要固守人的元和之气,这在军事上就是使敌人疲惫的方法,病邪就要衰退之时,就必然要穷追到它衰退的地方,再增加精道的药物,这好比在军事上用来捣毁敌方巢穴一样。    

至于说病邪在身,体质又虚弱的人,攻邪之药不可以过量,必以性味力度平和为主,再以峻猛的药为辅,达到扶正祛邪,祛邪而不伤正气。好比一个国家经济衰惫,民生调蔽,更加要珍惜它的元气,不可以耗尽民力。如果是外邪较重,并且患者体质不虚,治疗以猛攻为主,势头不能暂缓,一定要用性味力峻的药物为主,再配以平和的药物佐助它,倘若是一个富强的国家,就可以以此来振兴军威武力了。既使是这样,在选择药材时一定要恰当,器具必须精良,确定好日期,不能延误布列陈势做到心中有数,这又是不可以一成不变的,《孙子》十三篇文章,治病的方法尽在其中啊!

二、执方治病论

古人确立方法使用药物,首先要罗列病人的各种症侯,运用四诊八纲,辩证论治,然后才明确用哪种方法以那个处方为主来治疗。如果症状与方法稍有出入不是很合适的,就采取加减化裁的方法,并且把这个原因写在处方之后加以说明。这就说明方中所用的药物,一定要与病人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全部吻合,没有细微的不同,方中无有一味药物虚设,这才使用此方,丝毫不给病症与药方不太吻合而有通融尝试一下的思想。又有一种病,都说某个处方也可以治疗它的,然而这个处方或许稍有不同,或者根本就不同,可知一种病,并非是只有一个方法所能治疗。现在是病名稍有相似之处,而其中的表现症状却全然不同,于是就又确定用此方来施治,那么使用的药物都不对症了。还有一些疾病名称虽然是一样的,然而疾病表现的症状却又迥异,如果运用同样的方剂,那么其中全都属于与病情相反的药物了。总而言之,若想运用古人的处方治症,一定要事先审察病人所患的具体症状,几乎全都与古方前面所陈列的症状相合,然后再施用,否则必须根据现状对古方做一加减化裁。如果古方简便或者确实不能再加减的,就要另外选择一方。切不可以道听途说,听过某方可以治疗某病。不论其中病因是否相同,及症状的出入多少,仍然一味地冒昧施治,虽然所施用的方法全都依从于古方,但是由于病因不明,症有出入,必然贻害也大。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