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功法心得

《龙门心法》(4)

点击量:   时间:2020-04-12
 
这解脱之中,那第九层,自然而然,自然之妙,非无非有,不色不空,我与虚空同一体,虚空与我无分别。入金石不碍其法身,入水火不伤其慧性,三身已证,圆满现前,自度其己,然后度人,利济天人,功高无量,德伏鬼神,何怕众生不信服,而来皈依,不崇敬,而来求度之理。既能依此九事,以应十方,何患教相不兴,众生不度。
 
大众:
 
要去行功度世人,先须度己作全真。
 
一心发愤方离苦,九事能行始出尘。
 
刚烈男儿须勇猛,精思进道莫因循。
 
舍除结习磨尘垢,布施微言破暗昏。
 
见识高明能说法,仁柔谦逊善修身。
 
凡心解脱功圆满,自己天然道德行。
 
若是能持坚固志,何愁衰败不重新。
 
自然感动天神助,普度众生阐教门。
 
 
 
智慧光明
 
大众,你们受了中极三百大戒,行持密行,微细威仪,比不得前日的初真了。这律条微细深杳,唯要自心用功夫。凡生心动念之顷,就要存诚主敬,暗自端详,细细行持。把这心上念头,打扫清清净净,如青天皓月,没半点云翳,水晶琉璃,无一丝瑕玷,无边明镜,无一毫尘垢。如夜光宝珠,无一丝迷暗,圆滚滚,光灼灼的,才讲得个智慧光明呢。
 
这智慧光明的真空妙相,原从戒定上来。自忍辱断障,持戒精严中,法药相助,方能至此。如有受戒不能守,行持欠精严,自欺自瞒,万分不能也。何以故呢?大众,行持不密,唤作有漏之因,难证无为之果矣。
 
这个智慧光明四字,是上乘利根所有。那下乘劣根,不能悟入。只要用志不分,凝神气穴,栽培祖气,温养先天,致虚极,守静笃,纯一不二,神藏无极,极而太极,自然智慧光生,元阳来复,方见本来面目。知鬼神之情状,造化之枢机,谓之智;参天地之化育,日月之运行,谓之慧;普现法身,能摄法界,不出觉照之外,尽归晃朗之中,谓之光;通万物于无形,见万事于未兆,遍虚空而无迹,凌日月而无影,谓之明。
 
戒不精密,则不能泰定。不能泰定,则智慧不生,光明不现。昔者,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说《玉枢宝经》,其中单提本性,直指人心,私谛显明,天机尽露,使众生转经悟道。怎奈众生迷惑者多,口虽诵而心不能持,心纵诚而力不能转。可惜辜负圣心,空知法宝。我今不得不代天尊,重宣妙法,暗转真机,使你们大众涣然悟入。大众,须人各恭敬,志心谛听,不可使耳不闻经,妄听他声;不可使眼不观经,妄视他色;不可使心不转经,妄思他事。
 
大众,当初普化天尊说:“吾昔于千五百劫之先,心逢此道,遂位上真;意酿此功,遂权大化。尝于大罗元始天尊道前,以清静心,发广大愿。愿于未来世,一切众生,天龙鬼神,一称吾名,悉使超焕。如所否者,吾当以身身之。”尔等洗心,为尔宣说。天尊言:“尔诸天人,欲闻至道。至道深杳,不在其它。尔既欲闻,无间者是。无间无见,即是真道。闻见亦泯,惟尔而已。尔尚非有,何况于道。不闻而闻,何道可谈。”天尊言:“道者,以诚而入,以默而守,以柔而用。用诚似愚,用默似讷,用柔似拙。夫如是,则可与忘形,可与忘我,可与忘忘。入道者知止,守道者知谨,用道者知微。能知微,则慧光生,能知谨,则圣智全,能知止,则泰定安。泰定安,则圣智全,圣智全,则慧光生,慧光生,则与道为一,是名真忘。惟其忘而不忘,忘无可忘,无可忘者,即是至道。道在天地,天地不知,有情无情,惟一无二。”天尊言:“吾今于世,何以利生,为诸天人,演此妙宝,得悟之者,俾跻仙阼。学道之士,信有气数。夫风土不同,则禀受自异,故谓之气。智愚不同,则清浊自异。故谓之数。数击乎命,气击乎天。气数所囿,天命所梏,不得真道。”“愚可以智,浊可以清,唯命俾之。愚昏昏,浊冥冥,亦风土禀受之移之。天地神其机,使人不知,则曰自然。使知其不知,则亦曰自然。自然之妙,虽妙于知,而所以妙,则自乎不知。然于道,则未始有愚之浊之。”诸天闻已,四众咸悦。天尊言:“此经功德,不可思议。往昔劫中,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所曾宣说,至士受经,皆当剸金置币,盟天以传。”
 
大众,这便是《玉枢经》中,真玄秘密无上,不可思议。大众,清静自然解脱上品微妙之法宝也。大众,你们只知道终日诵经,并不曾明白天尊所说的妙法。若使你诵经之时,悟了天尊的秘法,则今日又不必来听讲了。大众,天尊所说至道,深杳不可见闻。若非天尊,千五百劫之先,开清静之心,发广大之愿,要度未来,一切众生,岂能见元始之真宗,闻神霄之法宝耶?天尊说,道本虚无,无声可闻,无色可见。既无音声可闻,则当忘其耳;既无形色可见,则当忘其目。既忘则闻见亦灭,何以故?耳目有形有色,为六根之首领;闻见着相着念,实六识之源头,岂能合道?若能清静六根,扫除六识,则不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不观之于目,而视之于神。不听而闻,不观而见。无闻无见,即合道也。
 
大众,《护命经》云:“视不见我,听不得闻。”《南华经》云:“气止于耳,心止于符。”《赤文洞古经》云:“忘于目则光溢无极,忘于耳则心识常渊。两机俱忘,入众妙门。”岂非天尊之妙法相同?天尊所说这个忘形忘我的入道之机,只要大众,以诚而入。大众,这诚字即戒也。以默而守,大众,这默字即定也。以柔而用,大众,柔字即智慧也。用诚似愚,大众,即是持戒,制伏身心也。用默似讷,大众,即是入定,忘其耳目也。用柔似拙,大众,即是智慧内藏于密也。天尊说,你们大众,欲以闻见求之,终不可见,不可闻也。《金刚经》云:“以色声求我,以色相见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欲入道者,唯当受戒入定,密修智慧,以复迷暗,即不闻而闻,不见而见矣。天尊所说,入道者知止,大众,即是持戒止念的功夫;守道者知谨,即是慎独精进的功夫;用道者知微,即是绝圣去智的功夫。止念非戒不能,慎独非定不能,知微非智慧不能。能持戒入定修慧,身心泰定,圣智纯全,慧照光明,则与道为一,才唤作真忘。大众,这真忘不是坐静打顽空的,真忘即真空。真空之中,有紫金妙相,能不落顽空,则空中不空,妙相自然发现。惟其不着妙相,则忘无所忘,而无所忘者,即至真妙道。
 
大众,天尊又说:愚智不同,则清浊各异,虽系风土禀受不齐,皆系造化之机,神运自然,气数之理,天命已定。然而愚者自愚,智者自智,则天地何尝愚之智之。唯是能发清净心,立广大愿。愿出世以度人,必闻道而自度。自度者,先皈依元始天尊,受戒入定,修智慧以放光明,则愚者可智,而浊者可清。若不能持戒入定,修智慧,放光明,则清可浊,而智可愚矣。《金刚经》云:“我所说法,原无定法。”此之谓也。
 
大众,智慧光明,晃朗太玄,照烛法界,岂能出天尊《玉枢宝经》之外哉?玉枢即大众之真机。欲转经者,先转真机,则智能光明,在其中矣。至于养成无漏之道体,修成不坏之法身,若不勤转真机,密修福慧。只恐光明藏,不能闻不能见也。安能知鬼神之情状,握造化之枢机,参天地之化育,斡日月之运行,摄法界于黍米之中,定事物于未萌之始,称妙道之师,进天仙之境耶!
 
得见光明藏,能闻至道根。若非修戒定,安得智光深。
 
着相非真相,忘闻始可闻。闻思修入妙,自在海潮音。
 
 
 
神通妙用
 
大众,夜来所说智慧光明之道,《玉枢经》只因“闻见亦泯,无闻无见”,即已说尽妙用,现出神通了。大众,《阴符经》云:“聋者善视,瞽者善听。”古仙云:“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见泰山之形。”《大学》云:“鬼神之为德,其盛已乎!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南华经》云:“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参同契》云:“耳目口三宝,闭塞勿发通;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经书云:“所有妙言,说不可尽。”观世音菩萨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大众,耳根为泄精之窍,非是泄那后天淫欲之精,乃先天太乙含真之炁,真元显应之精。若内听而塞其聪,则精不飞扬,而生智矣。眼为泄神之窍,非是泄那后天思虑之神,乃先天妙明灵觉之良知,太素氤氲之元神。若内视而返其明,则神不外游,而生慧矣。能持戒入定,则智慧生。智慧生,则水火交。水火交,则坎离媾。坎离媾,则天地泰。天地泰,则金木合。金木合,则魂魄会。魂魄会,则精气化。精气化,则神通现。神通现,则光明放。光明放,则功德圆。功德圆,则法身成。法身成,则道体彰。道体彰,则妙用行。妙用行,则众生度。众生度,则愿力满。愿力满,则大事毕。唯此一乘法,余二即非真。大众,始终不出一诚字。《中庸》云:“不诚无物。”这“物”字,即是恍惚之中一物也,杳冥之中一精也。《易经》云:“精气为物。”《大学》云“物格”之物,《书经》精一执中,《法华经》云:“中有一宝,秘在形山。”“圣人洗心,退藏于密”,莫不是此物。先退藏而后见也。“若得此心无一物,眼前便是伏羲前”。又何必神通妙用,又何必智慧光明。
 
大众,神通妙用,乃是已成道的祖师,现身说法,以度众生,摄妄归真之妙诀。以大智光中,慧施金臂,援救众生,出苦恼而入清静。能使短命众生,而得长寿;能使众生安乐,而国土清平;能延寿保命,使众生纯良方正,而除妖邪叛逆之害;能使众生慈仁,而不杀生损物;能使众生,劫运消而冤结解;能使众生,昏暗破而光明现;能使众生,百病痊而宿疾消;能使众生,转愚为智;能使众生,弃邪皈正;能使众生,寡欲清心;能使众生,摄情归性;能使众生,解脱无碍;能使众生,了凡入圣;能使众生,消灾集福;能使众生,灭罪生祥;能使众生出苦,能使众生出世,能使众生入道,能使众生上升,能使众生超出天外。能使众生,普渡一切众生,解脱生身,为法王身,不测其所,唤作神通,不泄其机,唤作妙用。
 
大众,我这戒定慧门的神通,乃不神之神,转六识为六通,通天通地,通鬼通神,通人通物,谓之神通。我这戒定慧门的妙用,乃无妙之妙,运一机而示万化。化天魔,化地煞,化厉鬼,化邪神,化恶人,化怪物,唤作妙用。如何见得,我戒定慧门的神通呢?大众,定慧光中,先天一炁,圆明瑞相。上通天宫,朝祖气于三清之上;下通地府,救罪魂于九泉之下。说法则天龙摄伏,万神侍卫,擎拳拱手,愿闻正法。而炼神还虚,则龙神得度;慈济,则阎罗赞叹,曹判遵依,赦罪超生,愿闻正法。而脱鬼证仙,则鬼王得度。大悲心,唯愿自度而度人,愿人人普同至道,则以法药普救众生,使众蠢动含生灵,普为解脱。土木瓦砾,皆有感动。一切物情,无不通彻。运神通于不知不觉,而天地万物在我身中;发妙用于自然而然,而大地山河归吾法内。而天魔敬服,唯愿恭迎;地煞惊骇,愿求开示。厉鬼闻慈言,而托生人道,永息冤心。邪神受经宝,而阴修仙道,永辞血食。以德服,不以力降,则恶人愿作善人;以诚感,不以术制,则邪神愿作正神。逆持斗柄,运阴阳而神鬼不测;倒旋化机,超世界而天地不知。现神明坚固之法身,而无形可观。说最上一乘之妙法,而无声可听。虚空即我之法界,我即虚空之法身。浑浑沦沦,与天地为一体;正正大大,与仙佛为一心。放之则芥子须弥,藏则须弥芥子。为众生之大父母,为天人之大法师。岂非清静解脱之神通,无为自然之妙用耶。
 
大众,不着相,则慧通广大;任天机,则妙用无穷。只在乎日用寻常,不违道德而已。又何必舍戒律而学符法,弃圭璧而顾碔砆,甘为无智之人,不学上乘之道哉。
 
大众昏迷难得悟,旁门外道行邪路。
 
神通着相乃二乘,妙用留形非正务。
 
音声象体皆和道,空色形名不可住。
 
不住相亦不住空,神仙便是如是度。
 
显神通、施妙用,不住真常大静定。
 
不闻不睹任施为,到底归空难久应。
 
不须着相并存思,妙用神通心若镜。
 
若将戒律合真常,纵为神通何必听。
 
 
 
了悟生死
 
大众,自古到今,圣贤仙佛,九年面壁,只因大事因缘,出世降心,只为追求生死。岂不闻石火电光,落花游水,无常一到,片刻难留,罪福随身,轮回受报。言未毕则喉中气断,语未终腔内神飞。赤条条何处安身,黑漫漫哪方立命。洪福则重来人世,恶业则堕落酆都。福报尽则复入轮回,业报终则转生异类。万劫冤缠难解脱,千生罪苦怎消磨。世世沈迷,醉生梦死。冤冤相报,戴角披毛。言之可哭而可怜,说起可忧而可惧。若不孥定主意,咬牙切齿悟生前,打起精神,揭地掀天参死后。决烈汉,把眉毛直竖,杀人刀子手中提。大丈夫,将浩气放开,降魔剑刃心头割。毕定要看透,父母未曾生我之前,何方立命,究竟彻底,造化一来,死我之后,那处安身。了悟三身,过去未来现在;穷追三世,昨朝来日今时。须把万虑消忘,只有这灵光一点,诸缘扫净,独存这慧性些儿。入玄关,一窍通而百窍通;见真宗,则三际明而三界出。解脱则五行不着,虚湛则四大归空。入众妙门,登三宝地,去来自在,变化无方。轻轻的转动天机,则鬼神不能测其妙;巍巍然逆持斗柄,则阴阳不得辖其权。逍遥乎梵炁弥罗,证位乎清虚渺漠。永离尘劫超樊笼。全真之大事已终,自度因缘已毕。这一段真空法界,皆从戒定中下手,一层层大路行来,非是不修而能骤至。这一位妙有法身,悉自智慧里得窍,一节节密功做去,岂能不悟而得曲成。
 
大众!岂不闻,道在圣传修在己,德由人积鉴由天。又不闻,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从心上立经伦。速速行持,各人努力,须上紧。未悟者,不失良因,悟透者,竟返青天,未悟者,亦不堕地狱。大众!却以金砖扣门,门虽不开,而金砖还在。戒法修道,道虽未悟,而戒法犹存,决不致沈落阴司,毕竟转生阳世。前因不昧,后果自成,只翻得个过儿,依然有把柄在手。
 
大众!了悟生死,莫向你身外去觅死生,悟了方知心内真元。我今饶舌许多言,当不得甚么法子。你若体心恁么去,自找着那个道理。死里参生,生中悟死。这死生机关,在人自转,由得你,由不得我。动中觅静,静内找动,这静动端倪,凭君内照,问得心,问不得师。谨记吾言,断不误事。不依我说,到底差迟。我这盏照黑路灯儿,接引过迷路行人千百万。我这只渡苦的筏子,撑驾过飘洋宾客满恒河。大众,莫要起疑心,认得真时连夜走。
 
生前何处是家乡,死后还归那一方。
 
现在法身宜早悟,莫将空手过韶光。
 
死生生死两相参,大事因缘不等闲。
 
未死之前先去死,生机即在死中看。
 
不在水,不在山,不须西北与东南。
 
看来不出吾身外,只在区区方寸间。
 
戒定慧,入玄关,不把功夫落二三。
 
一心直悟生合死,铁壁铜墙破不难。
 
真个苦,好艰难,却似舟行浅水滩。
 
忽遇江潮风又顺,片时飞过九龙湾。
 
 
 
功德圆满
 
大众!虚空广大,这戒定门中,便是登天梯磴;苦海茫茫,这智慧光中,便是渡海舟航。若不放开脚步前行,九万里前程难到。若不竖起脊梁做去,千百劫正法难闻。倘或行不密,而志不坚,安得功可圆而德可满?
 
大众,心头念头,莫把丝毫渗漏,身中元气,自然冲塞和融。德服鬼神,方可免轮回之报;道通天地,方可出生死之途。高登道岸,翻身即是家乡;深入希夷,转眼便回本相。
 
大众!谁曾不死?那见长生?不死者,岂是凡身?长生者,非关秽质。彭祖至今何在?颜回万劫还存。不死者,我之法身;长生者,吾之元气。如来也有寂灭之期,深入涅盘之境;太上也有飞升之日,高超大赤之天。道存即是人存,法在即同身在。死而不亡者寿,千万劫不坏的无名之名;生而不有者空,千百世无损的无相之相。无数恒河沙,莫可量,莫可算的菩萨,那一个,不从这玄关出入;无鞅数众,不可思,不可议的仙圣,那一个,不由这大路往来?明明白白的天衢,怎奈迷人疑惑不信。清清净净的佛国,怎奈凡夫障碍难消。只还是福浅罪深,虽有眼,不如瞎子。又多因冤深业重,虽是生,已算死人。走肉行尸,比畜生,只多得个会言会语。酒囊饭袋,比禽兽,只多得个能走能行。一朝数尽鬼来勾,那管你全真道士,半字不差,查罪案,那认得你无德恶人。
 
大众!人皆有死,但要死得好。干干净净,明明白白,去来自在以无拘。人皆有散,只要散得好。清清洁洁,脱脱洒洒,变化圆通而莫测。回首之前,遍辞大众。时候已到,撒手便行。赤条条,现出婴儿,顶门上浩气,祥光万道;圆陀陀,飞升妙相,半天中,彩云白鹤。许多仙景。元神竟返青虚,真骨寄于洞府,大丈夫能事毕矣!留下一个仙名于人间,传下一部道言于藏内,使千百年后,知有某人,这便是死而不亡者寿。使万亿劫后,通行其道,即是大圆满、大功德、大福报的身。
 
大众:
 
性命在己,靠人不得。自己不修,未必替得。
 
此身有病,未必医得。此心有累,未必去得。
 
念头起灭,未必捉得。妄想私心,未必扫得。
 
爱缘深重,未必舍得。法身无相,未必认得。
 
戒律科条,未必行得。烦恼无明,未必灭得。
 
许多障碍,未必除得。俗尘结习,未必消得。
 
真言妙法,未必依得。罪福因果,未必信得。
 
凡心世态,未必忘得。头头着相,未必空得。
 
旁门邪道,未必辨得。有为幻妄未必透得。
 
事事物物,未必应得。境境界界,未必脱得。
 
至人明师,未必求得。虚空大道,未必入得。
 
大众众生,未必度得。初心愿力,未必了得。
 
大众,只因你
 
贡高我慢化你不得,好言善语说你不得。
 
疑惑不信动你不得,业重罪深拔你不得。
 
嗔怒诽谤正你不得,喜欢奉承拗你不得。
 
劣性暴恶逆你不得,奸谋险算劝你不得。
 
忠心直谏入你不得,昏迷痴妄破你不得。
 
有眼无珠点你不得,行道不端接你不得。
 
疾病苦恼医你不得,运气灾殃救你不得。
 
在数在劫饶你不得,轮回报应放你不得。
 
王法阴刑免你不得,刀山剑树顾你不得。
 
虽有慈航渡你不得,虽有金丹付你不得。
 
虽有天机转你不得,虽有神通传你不得。
 
虽有慧光照你不得,虽有神通度你不得。
 
生死到头留你不得,忏悔回心自然自得。
 
天堂高远自然到得,地狱幽深自然出得。
 
轮回劫运自然脱得,生死无常自然免得。
 
无极大道自然修得,无上法身自然证得。
 
无穷福报自然享得,无数众生自然度得。
 
宏誓大愿自然满得,只要信心自然行得。
 
只要真心,自然了得。只要恒心,自然有得。
 
只要明心,圣贤可以见得,自然通了。
 
只要了心,仙佛可以见得,自然悟了。
 
只要虚心,妙理可以见得,自然透了。
 
只要澄心,妙相可以见得,自然彻了。
 
只要照心,真空可以见得,自然化了。
 
只要定心,生死可以见得,自然得了。
 
只要平心,阎王可以见得,自然无罪业了。
 
只要公心,鬼神可以见得,自然有阴德了。
 
只要普心,菩萨可以见得,自然有愿力了。
 
只要正心,妖怪要以见得,自然有光明了。
 
只要诚心,邪魔可以见得,自然有智慧了。
 
只要慈光,凶恶可以见得,自然无怖畏了。
 
只要悲心,无物不可见得,自然有觉照了。
 
只要空心,无相不可见得,自然无人我了。
 
只要婆心,无处不可见得,自我无众生了。
 
只要无心,无境不可见得,自然无寿者了。
 
只要圆通心,无事不可见得,自然无挂碍了。
 
只要利生心,无劫不可见得,自然大圆满了。
 
大众,今日说法已竟,道场圆满。但愿大众,父子上山,各人努力。我所说法,并无一法。不过是对症发药,有病就医,病愈则不必又服药了。如渡河必用船,到了岸,不可又想船了。譬如针儿引线,缝完衣服,不必又寻针觅线了。不要画蛇添足,画虎类狗的。只要老老实实的,把戒律行持,功夫到手,自得祖师提拔接引,切不可没主意,倚师父,靠道友,执名著相,终日价随人脚跟走。须要拏定心肠,不生疑惑,一心一意,到死不悔,则是火候到的节刻了。岂不闻,皇天不负苦心人。大众,大道寂然不动,人能感而遂通。你们若是个肯心直往不回,才唤作志气,远举必至,方唤作愿心,若是至人,记着记着。
 
生死无常须自悟,死得自家人不顾。
 
莫将自己靠他人,就是神仙也自度。
 
不住六尘并六识,不依一法心常住。
 
常住无常常住无,知因不昧因无数。
 
因地参明自性空,果位悟空谁可助。
 
知因无际际皆空,便是本来一条路。
 
自今了却生死机,从今勾却轮回簿。
 
有能按律觅行持,断然天不将君悮。
 
龙门心法法原无,信手拈来说一部。
 
不须执法要扫除,方见昆阳真实处。
 
不着昆阳说法身,虚空便是多宝库。
 
动而愈出出无穷,道藏身中延福祚。
 
心法融通法即心,法心空是长江渡。
 
 
 
后跋
 
 
 
道教自重阳祖师,开立全真之法,以度丘刘谭马郝王孙七位真人,唯丘长春真人继法而兴,绍宗而阐。元祖车迎而问道,唯对以治国莫若爱民,养生不如寡欲之语。天心大悦,臣宰咸钦,敕建道场,延师演教。遂将玄门戒律,按大藏经法科仪,普阐真风,通行天下。邪教由兹而遁迹,旁门自此敛形。正法如日中天,至道如风拂草,弘宣清静,普利群生,修真得度者,莫可纪述。迄今四百年来,颓衰不振,邪教外道,充塞天下,害人心术,坏我教门,为毒为魔,其罪甚重。若置之王法,则难逃刀斧之诛,不若绳以天条,则洗涤昏迷之罪。是以昆阳律师,悯念愚人,爰开戒律,俾大众弃暗投明,直入清虚之路,改邪皈正,径登中正之门。万世罕逢,多生稀有。又恐劣根浅智,不能顿悟,必自渐修,妙典真经,不能解悟,常言直说,方入灵台,拨转迷心,挑开慧性,功德不可思议。倘有缘之士,有志之人,由此而了觉真空,由此而超离苦劫者,岂非丘长春真人之家风尚在,王重阳祖师之心法犹传?何必虑其大道不行,真风不振哉!大众当闻恩修入真实地可也!
 
 
 
康熙二年岁次癸卯初冬朔 弟子邵守善、詹守椿敬跋
 
------“龙门心法全文”结束,《龙门心法》

道医康复

热门排行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