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武术

道教内丹修炼下篇(3)

点击量:   时间:2020-05-26
 
守 一  
 
  守一指在身心安静的情况下,把意念集中到身体的某一部位。其源于老子的“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之句,即说守一于道。《庄子·在宥》曰:“我守其一,以处其和。”就是说守心一处,而处于身内阴阳二气的和谐之中。《太平经》有“守一明之法”,并称是“长寿之根”,其意思大体上是守人身中的元气,或精气神。其修炼方法李远国《道教炼养法》介绍为:首先要排除外界的干扰,有安静清洁的环境;其次要求专心一意,将苦恼、烦闷、忧愁、喜怒等个人的情绪一概置之度外,尤其要克服名利之心,要重视个人的道德修养,“外则行仁施惠为功,不望其报”;修炼时一定要注意身姿的舒适、自然,至于姿势,坐卧均可;由浅而深,循序渐进,一步步做起;修至一百日为小静,二百日为中静,三百日为大静;验证方法主要是通过感光的显示,初炼时,冥目内视无光无色,次而有光感:“守一复久,自生光明”,进而“神明进光,久视电光”,最后光明益大,“明有日出之光”,洞照天地上下,人体内外,可见自身或天地万物。
 
定 观  
 
  定观指慧心内照的内观与静定相结合的修炼过程及其境界。定者,心定也,如地不动;观者,慧观也,如天常照。见《洞玄灵宝定观经》。即是自己观察自己的心念,心中念头产生时就立即抱弃,保持无思无虑,寂静明亮的本心。其修炼过程,据《洞玄灵宝定观经》称:夫欲修道,先能舍事,外事都绝,无与忤心。然后安坐,内观心起,若觉一念起,即须除灭,勿令安静。接着,虽非有贪着,浮游乱想,亦尽灭除。唯灭动心,不灭照心;但凝空心。不依一法而心常住。行而久之,自然得道。
 
坐 忘  
 
  坐忘指静坐忘身,达到无所不忘的虚无状态。语见《庄子·大宗师》:“坠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道,此即坐忘。”郭象注曰:“夫坐忘者,奚所不忘哉 ! 既忘其迹,又忘其所以迹者,内不觉其一身,外不识有天地,然后旷然与变化为体而不通也。”就是说排除各种干扰,忘掉自身的存在,达到与道合一的境界。正如《道枢·坐忘篇下》云:“坐忘者,长生之基也。故招真以炼形,形清则合于气。含道以炼气,气清则合于神。”唐司马承祯《坐忘论》将其修炼过程分为七个阶段:一敬信,二断缘,三收心,四简事,五真观,六泰定,七得道。敬信指尊重信任大道的存在。断缘指断绝尘世间的各种姻缘。收心指保持本心清静,远离外境,不为尘俗所染。简事指断简事物,应物而不为物累。真观指用心去观察现象世界,认清它的虚幻不实,不为外物所迷惑。泰定指即将得道的境界,“无心于定,而无所不定”。得道指形神统一,修成长生不老之真身。道教修炼此法一般坐于杌上或席地而坐。
 
缘 督  
 
  缘督指运行任督二脉中的督脉为修道之门径。语见《庄子·养生主》:“缘督以为径,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就是说用运行督脉方法作为修道之途径,可以做到保养身体,可以做到完善生命,可以做到奉养亲人,可以做到尽享天年。近人蒋伯超《庄子集释》曰:“人生任督二脉,为精气之源。督脉起于小腹,贯脊而上行,又络脑自脊而下,脑为髓海,命门为精海,实皆督脉司之。缘,依也;经本也。依此命脉,以为摄生之本。”
 
内 观  
 
  内观指用意念或慧光照耀体内各种景象。有二种层次的修炼。一为观形之内观,即以“无中立象心定识神”,由此锁住心猿意马,使耳不闻,目不见,心不狂,意不乱。《钟吕传道集》称内观“阳升之象”,内观“进火烧炼丹药之象”,如为男、为火、为天、为云、为鹤、为日、为马、为金鼎、为执薪燃火等;内观“阳降之象”,如为女、为虎、为水、为地、为雨、为龟、为月、为牛等;内观“龙虎交媾而匹配阴阳之象”;内观“采取进火之象”。所看到的景象有仙人引金童玉女相会、天雨奇花、仙娥乘彩凤祥鸾来献玉浆、祥风瑞气起于座前等。二为观神之内观,指观乎神而不观乎形,强调绝念无想,以无心为心,最终达到“内观起火,炼神合道”。《清静经》曰:“外观其形,形无其形;内观其心,心无其心。”
 
导 引  
 
  导引指学习外界事物的动作,导行肢体,以通经络。语见《庄子·刻意》:“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就是说:象熊一样地攀爬树木并悬挂在半空,似鸟一样展翅而伸腿,这是长寿的需要,是学习导引、锻炼身体、保养体形,做到如彭祖一样长寿之人的追求。三国时华佗所创的五禽戏即是比较著名的导引法之一。道教的导引法还有八段锦、二十四气导引坐功图势、十二月导引法等。
 
存 思  
 
  存思,又称存想、存神,简称存。存指意念的存放,思指瞑思其形。唐司马承祯《天隐子》曰:“存谓存我之神,想谓想我之身。”就是说存思自己身上的神。道教认为神无所不在,无所不存,身内身外皆有神,如果能存思这些神,神就会安置其身,达到长生久视的目的。如《云笈七签》卷四十三《存思》曰:“为学之基,以存思为首。常行之智静神凝,除欲中静,如玉山内明,得斯时理,久视长生也。”道教的存思法主要有二十四真法、二十四神行事诀、九室存思法、七童卧斗法等。
 
吐 纳  
 
  吐纳指把胸中的浊气从口中呼出,再由鼻中慢慢吸入清鲜之气。语见《庄子·刻意》:“吹呵呼吸,吐故纳新。”就是说吐出浊气,呼入清气。《云笈七签》卷三十二《服气疗病》曰:“凡行气以鼻内 (纳)气,以口吐气。微而引之,名曰长息。内气有一,吐气有六。内气一者吸也。吐气六者,谓吹、呼、唏、呵、嘘、稲,皆出气也。凡人之息,一呼一吸,无有此数,欲为长息。吐气之法,时寒可吹,温可呼,委曲治病。吹以去热,呼以去风,唏以去烦,呵以下气,嘘以散气,稲以解极。”即认为吸取生气,吐出死气,即可长生不死。
 
听 息  
 
  听息指在平静的心态下用炁去听自己的呼吸,所以又称听炁。语出《庄子·人间世》:“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炁。”就是说不要用耳朵去听自己的呼吸,而是要用心去听自己的呼吸;接着又不要再用心去听自己的呼吸,而是要用炁去听自己的呼吸。即先用心听,再用炁听,最后心炁混成一片,心在炁中,炁在心中,自然清静。
 
内 视  
 
  内视指在排除外界干扰,没有浮思杂念的情况下,合闭双目,观窥躯体某一部位。又称内观。其目的是为了入静,《青华秘文》曰:“心之不能静者,不可纯谓之心,盖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欲念生焉。心求静必先制眼,眼者神游之宅者,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眼而使之归于心。”故以目内视时,思想集中,元气充沛,返视内照,心平躁释。修炼时,凝神安息,舌柱上腭,心目内注,俯视丹田,很快就能入静。
 
踵 息  
 
  踵息指凭脚后跟呼吸。语出《庄子·大宗师》:“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就是说古时候修道的人,睡觉不会做梦,醒来时不会忧愁,吃东西不求甜美,呼吸时气息深沉。修道的人呼吸凭借的是着地的脚后根,而一般人呼吸靠的只是喉咙。很显然,平常人用喉咙呼吸,吸入的是凡气,气只能到达肺,即为肺呼吸,稍用功夫,最多只能到达丹田;而修道的人用脚后跟呼吸,吸入的是仙炁,炁可以遍及全身,可见古时候修道的人已具有很深的功夫。
 
守 静  
 
  守静指收住烦乱的心,寻找一个恬静的环境来看守它。语见老子《道德经》第十六章:“致虚极,守静笃。”就是说诚心诚意地守静,一定会达到心灵空明的境界。其目的是“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即“归根复命”。就是说想要回归到生命的根源,就是要入静,入静以后,生命就可以得到回复,就能够体会到宇宙永恒的法则,就能够体悟到大道,得到真我。
 
服 气  
 
  服气,又称“食气”,“行气”。指呼吸吐纳锻炼。以呼吸为主。语见稽康《养生论》:“呼吸吐纳,服气养身。”就是说在呼吸吐纳中吸纳天地精炁,叫做服气,可以此炼养身体。《晋书·张忠传》:“忠于泰山,恬淡自守,清虚服气。”《淮南子·坠形训》:“食气者,神明而寿。”《论衡·道虚论》:“食气者,寿而不死,虽不谷饱,亦以气盈。”说明行食气功法,要在心情平静,环境安逸的情况下去做,炼此功法可以长寿成仙。《正一修真略仪》曰:“修行之要,在于服气。若五行大全,则神真咸备。”道教素重服气法,种类方法繁多,《道藏》中收录有《服气经》、《服气口诀》、《服气精义论》等,均介绍道教服气功法。
 
胎 食  
 
  胎食,通称咽津,指吞咽口津。语见《后汉书·方术列传》:“悉能行胎息、胎食之方,漱舌下泉咽之,不绝房室。”书中列举了曹操时的上党王真人,因行此法,年且百岁,视之面有光泽,看起来还没有五十岁。至于其法,《备急千斤要方》言:“人当朝服食玉泉、啄齿,使人丁壮有颜色,去三虫而坚齿。玉泉者,口中唾也,朝旦未起,早漱津令满口乃吞之,啄齿以二七遍,如此者名曰炼精。”《摄生纂录》认为:漱其舌下泉,咽之数十息之间一相继,就是胎食。道教认为模仿胎儿口津内咽,即能改善体质,健康长寿。
 
辟 谷  
 
  辟谷,也称断谷、绝谷、休粮、却粒、辟粮等,指不食五谷。分为自然辟谷和人为辟谷。自然辟谷指功夫修到一定层次,气足自然不思饮食。人为辟谷指专做辟谷的功夫,或不食烟火食,而食别的药草果实等。田诚阳《中华道家修炼学》将辟谷分为五种类型:一、不食五谷杂粮,即米面之类;二、不食人间烟火,即不食熟食;三、不食油盐,中华道家又称“上清斋”;四、禁绝一切食物,专门服炁;五、服用药物,代替食物。三种目的:一是为了清洁内脏,达到净化内脏的效果;一是为了休息肠胃,达到治愈身体某些疾病的效果;三是为了解决住山修炼时,避免断粮之后造成的困境。总之辟谷是不食五谷杂粮,而代之以别的东西,并不是什么都不吃。
 
服 食  
 
  服食,亦称服饵,指服用中草药或金石炼成的金丹。语见《论衡·道虚》:“闻为道者,服金玉之精,食紫芝之英。”道教服食的药包括丹药和中草药,指各种膏丹、丸、散、汤剂、酒方。道教服食的饵指糕饼一类,泛指各种营养品,其原料大致分为血肉品、草木品、菜蔬品、灵芝品、香料品、金玉品六大类。其做法分为糕点、酥酪、膏露、清蒸、红荟、粉蒸、烤炸、溜炒、腌熏、焖炖十大谱系,可谓是一套完整的营养菜谱。道教服食有时是修炼的需要,有时是代替饮食,有时为了坚固自己的体形。
 
行 炁  
 
  行炁,又称运炁、引炁、通炁、逼炁、闭炁等,指运行体内的真炁,以通经脉。《抱朴子内篇·释滞》:“初学行炁,鼻中引炁而闭之,阴以心数一百二十,乃以口微吐之,吐之、引之,皆不欲令己耳闻其出入之声,常令入多出少,以鸿毛着鼻口之上,吐气而鸿毛不动为候也。”就是说开始学习行炁法,从鼻孔引炁闭守,暗暗地用心数一百二十下,然后引入身体内部,再从口中将浊气吐出,微微吸入清炁,一般要吸入的炁多而呼出的炁少,用一根鸿毛放在鼻孔上,以鸿毛不动为最佳。常行此法,能使人长寿,《抱朴子内篇·至理》:“服药虽为长生之本,但行炁而尽其理者,亦得数百岁。”
 
房 中  
 
  房中有许多隐晦的称呼,如“玄素之方”、“容成之术”、“彭祖之道”、“黄赤之道”、“房帏之事”、“御女术”等等,其异名多达六十多种。其起源于远古时期先民的生殖崇拜。后成为古代道家和神仙家研究房事和祛病延年的卫生术。道教讲少私寡欲,但不主张禁欲,而是反对淫欲。《汉书·艺文志》曰:“房中者,性情之极,至道之际。……乐而有节,则和平寿考;及迷者弗顾,以生疾而殒性命。”抱朴子称:“其大要在于还精补脑一事耳”,“服阴丹以补脑,采玉液于长谷。”见《抱朴子内篇·极言》。即道教通常所说的“若要不老,还精补脑。”后来此术在流传中被人误用,遭受诋毁,道教遂不传此法。
 
胎 息  
 
  胎息,又称“脐呼吸”、“丹田呼吸”。象婴儿一样用脐呼吸。语见《抱朴子·释滞》:“得胎息者,能不以口鼻嘘吸,如在胞胎之中。”就是说不用口和鼻子呼吸,如在孕胎之中,即是胎息。另据《脉望》卷一曰:“呼吸真气,非口鼻呼吸也。口鼻止是呼吸之门户,丹田为气之本源,圣人下手之处,收藏真一所居,故曰胎息。”实际上是说通过意念诱导的一种高度柔和的腹式呼吸方法。《云笈七签》曰:“人能依婴儿在母腹中,自服内炁,握固守一,是名胎息。”
 
外 丹  
 
  外丹相对内丹而言,又称炼丹术、仙丹术、金丹术、烧炼法、黄白术等,指用炉鼎烧炼金石,配制成药饵,做成长生不死的金丹。炼丹术在我国起源甚早,约产生于汉武帝时,当时方士李少君“化丹沙为黄金”以作饮食器,就是烧炼金丹。东汉魏伯阳著《周易参同契》,用阴阳论述金丹,被誉为“万古丹经王”。东晋葛洪对当时流传的外丹加以总结,著《抱朴子》一书,将外丹分为神丹、金液、黄金三种,并称金丹为药,烧之愈久,变化愈妙,百炼不消,毕天不朽,人若服之能令人不老不死。南北朝时外丹得到进一步发展,唐时臻于兴盛,出现了孙思邈、陈少微、张果等炼丹家,服食外丹亦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然外丹术难于掌握,多含有毒性,故进入宋代后外丹渐渐衰微。
 
内 丹  
 
  内丹相对外丹而言,又称修炼龙虎、吐纳、胎息之术等,指以人体为鼎炉,以体内的精、炁为药物,用神去烧炼精和炁,使精、炁、神三者在体内结成金丹。语出南北朝释慧思《立誓愿文》:“借外丹力修内丹,欲安众生先自安。”但当时还秘不相传,直到隋朝时罗浮山道士苏元朗诏示之,《罗浮山志》曰:“ ( 元朗 ) 乃著《旨道篇》示之,自此道徒始知内丹矣。”唐末钟离权、吕洞宾的“钟吕金丹道”,促使内丹学逐渐形成系统,全真道出现以后,内丹术遂成为道教的主流。
 
导 论 
 
  在阅读大量内丹经典的时候,修炼者常常会碰到诸如炉鼎、龙虎、铅汞、黄婆、婴儿、姹女、洞房、怀胎一类的内丹术语,对真正理解丹经内涵产生了障碍。究其源,内丹术语则来源于外丹。外丹的形成要比内丹早得多,且烧炼外丹要求十分严格,所用药物、份量、配伍、程序等都必须一一记录在案,这样师父就可以据此认真地向弟子传授,从而形成了一整套理论体系。内丹出现以后,由于它与外丹的原理大致相同,所以内丹术语承传了外丹名词,来架构内丹体系的理论,导致大部分内丹术语同于外丹。  
 
  从实际情况上看,外丹名词不同于内丹。内丹出现以后,有时外丹也借用内丹的术语。使人有时觉得好像在讲内丹,其实这是在借内丹讲外丹。比如“精炁神”,在内丹中是专用术语,讲得特别多,但有时外丹也借用,这就不能混淆。又如“铅汞”,在外丹中为两种化学元素,可以从矿石中提取出来,是烧炼外丹的主要原料。道教言以铅及汞入鼎炉内炼丹,服之可以长生。所以有时即称烧炼外丹为铅汞。唐白居易曰:“专心在铅汞,余力攻琴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而在内丹中,铅汞则指“真铅真汞”。真铅指先天一炁,清朱元育《悟真篇阐幽》中说:“真铅乃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即金丹大药也。”《十方》中列举真铅异名凡七十四种。真汞为先天祖炁。《丹旨纲目举要》称其非后天阴杂之物,每日发生阳气上升,感铅气而凝结,强名砂,阳极阴降,谓之砂中抽汞,增者,阳中之阴也。《悟真篇》称姹女、赤龙、流珠、水银、己土等有时是它异名。  
 
  同样,内丹术语也不同于外丹。虽然内丹中有些术语来源于外丹,但其内含却与外丹没有任何关系。比如“外药”,在内丹中有所专指,并且各派解释还不一样。阴阳派认为是从异体得来之药;清修派认为己身失而复得之元精;还有认为是交感精、呼吸气、思虑神或谓元神、元气。又如“炉鼎”,内丹指人自身身体,炼丹均在人身体内部。《乐育堂语录》说:“金鼎非真有鼎,玉炉非真有炉,亦无非神炁合一,凝聚于人身气海之旁,即男子媾精之所,女子系胞之地也。然亦不可死死执着此处烹炼也,不过以人身元气,自一阳来复,神气交会于此,烹炼神丹,采取归来,亦离不得此,除此而外,别无修炼之处,若执着此处,示可以成神胎也。”此即炉鼎之谓。这一类术语均与外丹无关,切不可混淆。  
 
  鉴于上述情况,将内丹术语抽列出来,专成一篇,加以详细介绍,以使修炼者能够分辩清楚。 
 
一 炁  
 
  一炁,也叫先天一炁,或元始祖炁。是指生天生地生人生万物的原始之炁,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基本素质。张伯端称其由“道”衍生而来,文曰:“道本虚无生一炁,便从一炁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三体重生万物光。”见张伯端《悟真篇》。宋翁葆光注曰:“道本虚,而乃有形之炁,炁本实,而乃无形之形,有无相制,而一生焉。故易曰: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两情交媾,万物化成。至人探斯之赜而知源,颠倒陶熔,逆施造化,贼天地之母气以为丹,盗阴阳之精炁以为火,炼形返归于一炁,炼炁复归于虚无,故得身与道合。”这就说明人在出生时,此炁即由天地之间降入人身。人若要求得长生,就必须修炼此炁,使之永保不失,返还于虚无,使人身与道合体。  
 
一 中  
 
  一中,指道。《性命圭旨·元集·大道说》解释曰:“惟此本体,以其虚空无朕,强名曰中;以其露出端倪,强名曰一。言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故天得此而天天,地得此而地地,人得此而人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于此也。”不难看出这与《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有一定的相似,同说一个不知其名且伟大的道。  
 
一 阳  
 
  一阳,指一阳初动。元王惟一《道法心传·一阳下手》曰:“下手工夫在一阳,一阳初动合玄黄;先天一炁从中得,炼就金丹是药王。”就是说修炼者的入手功夫就在于一阳,经过收心入静,调节身心,使体身产生新的生炁,此生炁为阳炁,称为一阳。此生炁在体内运行一周,称为一候。从《周易》卦象来看,可为“震为雷”或“地雷复”。此中阳爻,即表示一阳初动之炁。  
 
一 斤  
 
  一斤,又称二八,为十六两,古代重量之数。道教内丹用此来表示精炁相当,阴阳均衡,药成丹结之象。道教内丹家认为,人在出生时,禀受天地之炁360铢,为一周天之数,加上禀受父母之炁24铢,合为384铢,与易象卦爻之数和一斤之铢数相合。 384爻中阳爻 192,阳爻192,由此内丹家借以讨论丹道之妙。认为人身阴阳二炁相匹配,就好像水火既济,必须二者相当。《悟真篇》曰:“药重一斤须二八,调停火候托阴阳。”宋翁葆光认为此药为乌肝和兔髓,实指元炁和元精,文曰:“乌肝八两、兔髓半斤,合成一斤,故曰药重一斤须二八也。” 
 
一 周  
 
  一周,指人身之卫气,日行于阳经二十五度,夜行于阴经二十五度,共五十度,即为一周。或称卫气循经而行十六丈二尺,为二十五周之一,亦为一周。 
 
一 候  
 
  一候,指炼功时,内气在体内运行一周。这里的候指天地日月交合所用之气候。炼功时,周身气一匝,却从元宫,上朝于舌下,津生满口,就是一候。又脾藏生杀百味五辛之物,所谓生者,生百味五辛之津;所谓杀者,杀秽浊之滓,而入大小二事。此生杀之物,转行周天数足,于右鼻中出,自坎宫上朝舌下二窍中,生津满口,亦为一候。 
 
一 息  
 
  一息,指一呼一吸。《法海遗珠》卷二:“调匀八十一息。”注间云:“一呼一吸,为一息。”《性命圭旨·享集·退藏沐浴工夫》:“一息尚存,皆可复命。人若知添油之法,续尽灯而复光明。即如得返魄之香,点枯赅而重茂盛。”  
 
一 刻  
 
  一刻,指时间,为十五分钟,古人认为一昼夜为九十六刻。道教内丹素重一刻之机,认为采药炼丹只在一刻工夫,便能逆运天机,功到丹成。元王道渊曾曰:“凡作丹真诀,只在些儿消息,待时至气化,药产神知,便当闭风关,塞艮户,斡天罡,旋斗柄,运符火之息,簇三千六百之正气,回七十二候之要津,颠倒五行,会合八卦,总归土釜,牢固封闭,须臾调燮火发,武炼猛烹,结成圣胎,所以一刻工夫,夺一年之节候。” 
 
一部之神  
 
  一部之神,指泥丸中心之神。道教认为,人身体各个部位关节皆有神居而主之。《黄庭内景经·至道章》曰:“泥丸百节皆有神。”而统领全身之神的则是泥丸中心之神,因此称为一部之神。泥丸宫内,有九真之神,分居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中部之宫,分管四正四隅及中央,且中央方圆一寸之处,即为泥丸神所居之所,此神总管人身之神。所以修炼之人,只要存想这一部之神,就可以延年益寿。南岳魏夫人曰:“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圆一寸处此中,内服紫衣飞罗裳,但思一部寿无穷。” 
 
一尘不染  
 
  一尘不染,指摒除各种欲望,保持身心洁净。道教以色、香、味、声、触、法为六尘,认为六尘皆由六根所染浊,人若能心境清净,则一尘不染。宋张耒诗曰:“一尘不染香到骨,姑射仙人风露身。” 
 
一阳来复  
 
  一阳来复,本指天地间的阴阳二气,在冬至日,阴气尽,阳气开始复生。道教内丹家用此来比喻活子时。称修炼者入静后,肾间气发动,为阳精初动。有口诀曰:“下手立丹基,休将子午推。静中才一动,便是癸生时。”此时修炼者须下手进火,为关键之候。《悟真篇》曰:“若到一阳来起复,便堪进火莫延迟。”  
 
一灵独存  
 
  一灵独存,指修炼者的灵知和元性唯独存在。修炼达到一定层次后,心性明照,万念俱灰,留下来的只是灵知和元性,这种灵知和元性常存不灭,故曰独存。《玄机直讲》:“始将双目微闭,垂帘观照……,万念俱泯,一灵独存。”  
 
一阴一阳  
 
  一阴一阳,指道,引申为天地间的阴阳二气。《易·系辞上》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汉杨雄曰:“一阴一阳,然后生万物。”这与《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完全相同。说明“道无奇辞,一阴一阳,为其用也”。 
 
一意规中  
 
  一意规中,指将真意固守规中一窍。常此以往,即可渐次收伏其心,以至于入定。久之则真阳自发,真气自生,神气融合,灵胎自结。《悟真篇》曰:“橐天龠地徐停息,一意规中随后及。”  
 
二 候  
 
  修炼者产生阳炁,称为一阳初动,亦为一候。待炁盈满旺盛之时,称为二候。此时可以采药,因为药苗正处于不老不嫩之时,就好像十五的月亮一样,圆满无缺。王重阳曰:“乾甲即十五日是也,此日圆满,乾坤之时也。鄞鄂已成、玄牝已立、金花已现、三阳已备之时,月圆于甲方,应乾之象,恐其金逢望远。正是日月重明之际,再得药之候,二候得药也。”伍冲虚称此为“二候采牟尼”。  
 
二 土  
 
  二土,指人之性、情。性情相合,二土成圭,炁聚丹成。宋林元鼎曰:“夫所谓根者,又非别物,亦只是神性而已。依时存于室内者,曰戊土,谓之性;一气循环,感激互生者,曰己土,谓之情。性以摄情,情来归性,如是则有无相入,隐显相符,虚实相通,动静相养,而丹质成矣。” 
 
二 德  
 
  二德,指修性凝心,内观不动的两种调心方法。《真元妙道修丹历验抄》曰:“虽云凝心一也,乃有二德。二德者,谓住心、空心。若凝住心,则身境与道同,形性俱超,此真得长生不死、高真妙道也。若凝空心,即性超而身沉,此得脱腔尸解之下法也。” 
 
二 五  
 
  二五,指阴阳、男女、内外。汪启濮《性命圭旨·补遗篇》:“周子云: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聚。何谓二五 ?二者,六二居内,卦中女阴也。五者,九五居外,卦中男阳也。内外、男女、阴阳合,化为真一之阳,所谓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也。”  
 
二车搬运  
 
  二车搬运,指通过任督二脉运炼,使心肾相交,达周天火候。《群仙要语纂集》:“羊车载火,鹿车载水,羊鹿二车,来往上下不停,上田返中田,中田返下田,下田返上田,上田返入气海,接著真气,三事共聚,再返起火也,是周天火候。”  
 
十月怀胎  
 
  十月怀胎,指炼气化神阶段,培补精炁神所需要的时间,古人皆以凡人怀胎来比喻。因为精炁十足,就像女胎熟一样,可以出神。然而从实际情况也看,所需时间不限定为十月,有时只须八、九月,有时甚至数十年,不一而足。《仙佛合宗语录》就说:“十月者,以世怀胎之例大概言之也。凡人之子在母胎,以无息而至呼吸成,必由十月之久,而成人,而后生化神之气,大周天之用,自有呼吸,而返至无息之初。亦必由十月而后,能无息尽定,一变一化之道,自然之理如是,故仙真度人,即此十月而发明之也。或有不必满十月,只九月、八月、七月,而能出神者,生人亦有。然或有满十月而不出,过十一二月、十三四月、数年数十年而后出神者,生人亦然。”
 
七 门  
 
  七门,指人身修炼的七个门户。一为天门,在泥丸;二为地门,在尾闾;三为中门,在尾脊;四为前门,在明堂;五为后门,在玉枕;六为楼门,在重楼 (咽喉);七为房门在绛宫。这是人体修炼的重要关窍,直系五脏六腑。《黄庭经·中部经》曰:“选与还丹与黄泉,象龟引气至灵根。中有真人巾金巾,负甲持符开七门。此非枝叶却是根,昼夜思之可长存。”即说此七门。  
 
七 窍  
 
  七窍,指人的两眼孔、两鼻孔、口、两耳孔。庄子云:“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南岳魏夫人曰:“精候天道长生草,七窍已通不知老。”五代务成子注曰:“耳听五音,目观玄黄,鼻受精气,口啖五味,不知老也。” 
 
七 元  
 
  七元,指人体七窍之元气、真神。南岳魏夫人曰:“肺部之宫似华盖,下有童子坐玉阙,七子之元主调气,外应中岳鼻齐位。”唐梁丘子注曰:“七元之君负甲持符,辟除凶邪,而布气七窍,主耳目聪明。七元,七窍之元气也。……或谓七星及七窍之真神。” 
 
七 返  
 
  七返,指修炼精炁神的七个过程。具体过程为:常爱惜精炁,握固闭口,吞气吞液,液化为精,精化为气,气化为神;神复化为液,液复化为精,精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神。 
 
七 功  
 
  七功,指内丹修炼的七段功夫。第一,救益补护之功。第二,流戊就己之功。第三,添油接命之功。第五,火炽既济之功。第六,胎成沐浴之功。第七,温养乳哺之功。此功完成,即表示生道合一。  
 
七 液  
 
  七液,指人的心液、肝液、脾液、肺液、肾液、气液、血液。唐梁丘子认为其为四时之灵气和上中下三丹田之妙气化成,流行于两眉间,灌溉于五脏,生成精化而养人体灵根。  
 
  
 
七 禁  
 
  七禁,指内丹修炼时必须恪守的七条规戒。第一,禁口。即口不骂詈作秽言,以此咒法可以通灵。第二,禁目。即目不观秽污,以此眼睛可以自到真灵。第三,禁耳。即耳不听淫声,以此耳朵能听八方。第四,禁手。即手不亲秽物,以此掐诀可通神。第五,禁足,即脚不踩污秽之物,以此踏罡步斗,可得飞升。第六,禁意。即思想纯洁,以此可感召神灵。第七,禁思欲。即心中不起杂念,以此可存思得神明。 
 
七 魄  
 
  七魄,指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种残害人身的怪物。它们“残害生人”“乐人之死”“欲人之败”,所以修炼之人要“制而厉之,陈而变之,御而正之,摄而威之”。  
 
七冲门  
 
  ,七冲门,指人体的飞门、户门、吸门、贲门、幽门、阑门、魄门七个重要部位。飞门为唇,户门为齿,吸门为会厌,贲门为胃 (上口),幽门为太仓(胃)下口,阑门为大小肠会,魄门为下极 。 
 
七宝林  
 
  七宝林,指整个人身。《太上升玄消灾护命妙经注》曰:“人之一身,三元四象具足,故谓之七宝林。”
 
七返九还  
 
  七返九还,也称七返九转。道教修炼认为,天地有五行,人体有五脏,如此相配,水为肾,火为心,木为肝,金为肺,土为脾。与五行生成之数相配, (即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地六成水,天七成火,地八成木,天九成金,地十成土 )肾得一与六,心得二与七,肝得三与八,肺得四与九,脾得五与十。此中七与九是两个成数,也是两个阳数,代表人身之阳炁。修炼之士,采炼的就是这个阳炁,以此点化全身阴气,成就纯阳之体。心七为心为火,心火下降,七返于中元而入下丹田,结成大丹,称“七返还丹”。肺九为金,金生水,水为元精,精由炁化,故九为元阳之炁,运此阳炁遍布全身,使阴息阳长,称“九转还丹”。二者相合,总谓“七返九还”。这是用大衍易数来比喻内丹之道。李道纯《全真集玄秘要》曰:“阴阳感合,而生五行也,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此五行生数也。五行运化,机缄不已,四时行而百物生焉。以身言之,身心立而精炁流行,五脏生而五行具矣。天一生水,精藏于肾也。地二生火,神藏于心也。天三生木,魂藏于肝也。地四生金,魄藏于肺也。天五生土,意藏于脾也。五行运动而四端发矣,达是理者则能随时变易以从道也。”  
 
七成九败  
 
  七成九败,指七种通向修炼成功的行为和导致修炼失败的九种行为。成者为宿有缘份、得遇真师、便行实心、作真法、积大行、信忠不退、不逢诸魔七种。败者为不信不忠、有业魔障、劳己苦行、意狂心乱、不遇至人、不逢真理、得法不行、不持明德、不辩邪正九种。  
 
七日采工  
 
  七日采工,指火候已成,大药将生,把握此机,采炼大药之时。《伍真人丹道九篇》曰:“阳光三现之时,纯阳真气已凝聚于鼎中,但隐而不出耳,必用七日采工,始见鼎中火珠成象,癨内动内生,不复外驰。”  
 
七昧之术  
 
  七昧之术,指使五官、手足、意念清静的修炼方法。七昧,指目昧、耳昧、口昧、鼻昧、手昧、足昧、心昧。目昧不明、耳昧不聪、口昧不爽、鼻昧不通、手昧不固、足昧不正、心昧不真。目不昧则明、耳不昧则聪、口不昧则爽、鼻不昧则通、手不昧则固、足不昧则正、心不昧则真。“是知七昧其要在一,一之稍昧,六昧俱塞,则一身不治,近于死也。”  
 
八 素  
 
  八素,指围绕大脑中心泥丸之神的四正四隅之神。  
 
八 柱  
 
  八柱,指涵养精气,固守关窍,开通门户之说。《太上灵宝中黄八柱经》解释“八柱”时说:“虚四谷谓之五明之柱,塞二兑谓之二极,开二洞谓之辅栋,以元气为基,以精神为覆,祷而后居焉,以安吾之性,以全吾之道。道者,大而无外也,不沉不浮,得所住,知所生,知所定,适所安,正所正,而宾主之道矣。宾犹铅汞也,主犹心肾也。心肾正,铅汞正,而后可以安金鼎,为在烹也。故善学者,以身为安宅,以见闻觉知为风雨,立八柱安坦墉,而风雨之患消矣。”  
 
人 魔  
 
  人魔,指修炼时出现的一些虚幻境象。主要表现为言语暄哗,秽臭腥膻,鸡犬孕妇、师僧尼俗冲突坛场,惑乱法身,存思不正,咒诀不灵。多在居山、入室,书符步咒,掐诀行持之时出现。所以修炼者应“以混合百神印安于坛中,书‘束缚魔灵'四字,以印印之,焚于香火上,掐左右子亥二诀,持念魔王三品之章,其魔自退”。 
 
入 定  
 
  入定,指澄心定意,摒除杂念。白居易诗曰:“中霄入定跏呋坐,女唤妻呼多不应。”  
 
入 静  
 
  入静,指寻找一个幽静的地方,澄神定意,除欲除意。胡三省释曰:“入静者,静处一室,摒去左右,澄神静虑,无私无营,冀以接天神。”道教认为,修炼者必须通过入静,淘炼神气,延年益寿。并规定:大静三百日,中静二百日,小静一百日。 
 
入 魔  
 
  入魔,指修炼者在入静过程被种种虚幻的景象所吸引,信以为真,执著追求,导致神经错乱,成为精神病患者。其主要原因在于炼己筑基时思想不纯,没有完全进入入静状态,潜意识的东西会在大脑中幻化成自己所期望到的,从而导致神智错乱。道教认为这些虚幻的东西是魔,归纳为十类:六贼魔、富魔、贵魔、六情魔、恩爱魔、患难魔、圣贤魔、刀兵魔、女乐魔、女色魔;或者天魔、地魔、人魔、鬼魔、神魔、阳魔、阴魔、病魔、妖魔、境魔。除去这些魔的最好方法是;置之不信、不理、不怪、不惊、不喜、不怕,见如不见,心稳不乱,魔自然灭。  
 
儿产母  
 
  儿产母,指用后天的肾水识神炼就先天的元精元神。道教内丹认为后天的肾水为水、识神为火,先天的元精为金、元神为木。从五行相生来讲,金生水,木生火,金木为水火之母。那么先天元精元神即为后天肾水识神之母,从后天的肾水识神炼就先天的元精元精,即为儿产母。  
 
九二见龙  
 
  九二见龙,本指事物发展到了出离离隐的阶段,道教内丹以此表示体内阳气充沛。魏伯阳曰:“阳以立三,阴以八通,故三日震动,八日兑行,九二见龙,和平有明。”这源于《周易》的乾卦,最下倒数第二阳爻叫做九二。俞琰注《周参契》曰:“夫修丹火候与月之消长无异。月三日哉生明,盖始于东北箕斗之乡,旋而右转,至晚呕轮吐萌于西南昴毕之上,其象如震,以乾卦言,则应乾之初九,比喻吾身阳火起绪之初也;月初八上弦,其光半明,其象如兑,以乾卦言,则应乾之九二,比喻吾身阳火用功之半也。”
 
九转还丹  
 
  九转还丹,指修炼内丹所须旋转的次数。这里的九是一个虚数,不是指九次,而是指阳之极,代表人身之阳炁,即以此之炁驱逐人身之阴质,炼就纯阳之体。这是用《周易》的乾卦来作比喻的,乾卦皆为阳爻之象。乾为金,九为金之成数 (生四生金,天九成之 ),所以称九转,才能炼成大丹。人通过修炼,将此阳炁炼回归身,拥有乾健之躯,故称九转还丹。  
 
九三夕惕  
 
  九三夕惕,本指事物发展到了相当成熟的阶段,道教内丹表示体内阳炁俱足,运炼火候已备。此源于《周易》的乾卦,倒数第三爻为九三,卦曰:“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魏伯阳曰:“三五成德,乾体乃成,九三夕惕,亏折神符,盛衰渐革,终还其初。”见魏伯阳《周易参同契》。就是这一时候,要防危虑隐,自强勉力,不要懈怠。  
 
九五飞龙  
 
  九五飞龙,本指事物发展到了显达通畅的阶段,道教内丹表示体内金丹凝结之时。此源于《周易》的乾卦,倒数第五爻为九五,卦曰:“九五,飞龙在天,利于大人。”魏伯阳说:“艮主进止,不得逾时,二十三日,典守弦期,九五飞龙,天位加喜。”见魏伯阳《周易参同契》。此时退阴符功已达一半。 
 
九四或跃  
 
  九四或妖,本指事物尽管发展到了成熟阶段,不急于进取,道教内丹表示体内精炁神融合,当退阴符、运温养沐浴之功时。此源于《周易》的乾卦,倒数第四爻为九四,卦曰:“九四,或跃在渊,无咎。”魏伯阳说:“巽继其统,固济操持,九四或跃,进退道危。”见魏伯阳《周易参同契》。 
 
九年面壁  
 
  九年面壁,指炼神还虚,九转金丹的功夫。然并非需要九年,这里的九是九还之义;面壁并不是面对墙壁而坐之义,而是凝神定志。见《修真辨难》。 
 
九转炼形 (女)  
 
  九转炼形,女丹术语。指运用导引行炁之法,修炼女子形体。具体方法为:坐时,用神机运动。等口中液满,微漱数遍,待其清澄。然后用鼻引清炁,随同玉液,汨然回下重楼,入于心舍,下降黄房,至关元血海而止。略凝一凝,从血海运至尾闾,升上夹脊,透顶门,迳入泥丸。仍从泥丸复行下降,至两乳间而止。停聚良久,使津化为炁,是为转。如是者三转既毕,方用两手运两乳,回转三十六转毕。以两手捧至中间,轻轻运至血海而止。仍又依前运炼一番,共得九转炼形。见《女丹十则·二则》。  
 
丁 公  
 
  丁公,指运炼火候。张伯端说:“更假丁公锻炼,夫妻始终欢情。”见张伯端《悟真篇》。宋夏宗禹注曰:“丁公者,火候也。”见夏宗禹《悟真篇注》。  
 
刀  圭  
 
  刀圭,本指古代度量药物的单位,道教内丹用来表示水火二炁会聚于中宫丹田。中宫是脾,脾属土,真水聚此为己土,真火聚此为戊土,阴阳二土合为圭。水火二炁聚此后便会产生先天之炁,其量虽小,但极精极妙,效力无比,可点化全身阴质,使人脱胎换骨。《金药秘诀》即说:“刀圭者,乃刀头圭角,些子而已。”  
 
三  彭  
 
  三彭,也叫“三尸”“三虫”,指在人体内作祟,影响人修炼的三种神。  
 
三  车  
 
  三车有三个方面的涵义。一指使者车、雷车、破车,比喻内丹修炼中的三个不同验证。道教认为凡聚火心行意使,以攻疾病,叫做使者车;凡既济自上而下,阴阳正合,水火共处,静中闻雷霆之声,叫做雷车;以心为境役性,以情牵感物,而散于真阳之气,自内而外,不知休息,久而气弱体虚,以成衰老,或而八邪五疫,返以般入,真气元阳难以抵挡,既老且病而死,叫做破车。二指小河车、大河车、紫河车,比喻内丹修炼的三个层次。道教认为修炼之士,闻悉大道,得遇明师,通晓天地升降之理,日月往来之数,以此匹配阴阳,聚散水火,进而采药进火,添汞抽铅,即过小河车关;等肘后金精入顶,黄庭大药渐成,一撞三关,直超入院,后起前收,上补下炼,即过大河车关;以关过后便要炼形、炼气、炼神,终而合道,出凡入圣,即为过紫河车关。三指羊车、鹿车、牛车,比喻内炼火候的三个阶段。运气从尾闾穴到夹脊穴,须细步慢行,如羊驾车之轻柔,故叫羊车;从夹脊穴到玉枕穴,须巨步急奔,如鹿驾车之迅捷,故叫鹿车;从玉枕穴到泥丸宫,必须用力猛冲,如牛驾车之勇猛,故叫牛车。  
 
三 寸  
 
  三寸有二个方面的涵义。一指“三寸气”,是人的咽喉部位。庄子曰:“众人之息以喉。”即此。二指三丹田。南岳魏夫人说:“灵台郁蔼望黄野,三寸异室有上下。”唐梁丘子注曰:“三丹田上中下三处,名异室。每室方圆一寸,故去三寸。”  
 
三  返  
 
  三返,指收视返听,精、炁、神合炼的状态。《黄帝阴符经》曰:“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百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元王道渊注曰:“三返有二说:外三返乃眼、耳、口,内三返乃精、炁、神也。”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