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武术

道教内丹修炼上篇(4)

点击量:   时间:2020-05-26
 
  形神关系是道教修道过程中常常遇到的问题。形指形体,神指精神。形神相依即指形体与精 神相互依托,相互依存。《史记·太史公自序》曰:“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 ”道教从修炼学的角度出发,认为形有先天之形——真形(亦指自然之法身),有后天之形— —外在的体形;神亦有先天之神——元神,有后天之神——识神。先天之形靠修炼而得,后 天之形由父精母血凝聚而成。元神与识神在后天之形形成时同时坠入人胎,合二为一,同居 于心。修道之人就是要除识神而养元神,因为元神盛而人精力旺盛,识神盛而人精力衰绝。 如《太上老君清静经图注》云:“神者,禀父母之性为元神,受天地之性为识神。元神无识 无知,能主造化。识神最显最灵,能主变化无穷。……十月胎足,瓜熟识神与元神同投入胎 ,合而为一,同居于心。从此以心为主,而元神失位,识神当权。七情六欲,昼夜耗散,而 元神耗散以尽,地火水风四大分驰其身,而身亡矣。”所以道教要求修道之人形神俱妙,神 炁合一。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就说:“人有一身,与精神常合并也,形 者乃主死,精神者乃主生,常合则吉,去则凶。无精神则死,有精神则生。”称神主生,精 主养,形主成,三者形成一个神器。对此淮南子说:“形者,生之舍也;气者,生之充也; 神者生之制也。一失位,则三者伤矣。”见《淮南子·原道训》。强调修道 之人,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形体,然后炼就自己的元神与元炁,使元神与元 炁混成一片,达到心在炁中而不知,炁包心 外而不晓的境界,即是“神炁合一”。
 
 修道需循序渐进,脚踏实地,实修实证,一步一个脚印,虔诚地修,认真地炼,这样才能修 得长生成仙。否则“欲速而不达。”《天隐子·渐门》:“易有渐卦,道有渐门。人之修真 达性,不能顿悟,必渐而进之,安而行之。”意思是说:《周易》六十四卦中有渐卦,道教 修炼中有渐门;修道之人修炼大道,不要追求立即领悟,必须按照一定的步骤逐渐深入或提 高,根据所遇到的实际情况与印证,最终取得修炼成功。
 
钟吕派的筑基方法  
南派的筑基方法  
北派的筑基方法  
东派的筑基方法  
西派的筑基方法  
中派的筑基方法 
三丰派的筑基方法  
伍柳派的筑基方法  
千峰派的筑基方法  
女丹派的筑基方法  
 
引 论  
 
  道教内丹修炼的起步便为筑基,如同修房建阁,必先奠基,基础稳定,结构扎实,然后才能 竖柱立梁,砌砖盖瓦。《天仙正理直论》说:“修仙而始曰筑基。筑基者,渐渐积累,增益 之义。基者,修炼阳神之本根,安神定息之处所也。基必先筑者,盖谓阳神,即元神之所成 就,纯全而显灵者,常依精气而为用。精气旺,则神亦旺,而法力大。精气耗,则神亦耗而 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长住而长灵觉,亦必精气长住,而长为有基也。自基未筑 之先,元神逐境外驰,则元气散,元气败,基愈坏矣,所以不足为基。且精逐之于交感,年 深岁久,恋恋爱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还气,得乎炁此无基也。气之散于呼吸,息出息入 ,勤勤无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此无基也。神之扰于思虑,时递时迁,茫茫 接物,一旦欲令长定,而且还虚,得乎炁此无基也。古人皆言以精炼精,以气炼气,以神炼 神者,正欲为此用也。是以必用精、气、神三宝合炼,精补其精,气补其气,神补其神,筑 而成基。唯能合一则成基,不能合一则精、气、神不能长旺,而基不可成。乃基筑成,精则 固矣,气则还矣,永为坚固不坏之基,而长生不死。”可见,筑基实为修复身体、益补精气 神的功法。 有时筑基亦称为炼己筑基,其实炼己和筑基是同一个道理,筑基不在炼己之外,炼己即在筑 基之中,二者属于同一个意思。道教认为人从婴儿长大成人,精炁神皆有所 亏损,故须经筑基功夫,“炼神,调炁,养精,达到三全才可以进入百日关 ”。见《龙门丹诀》。可见筑基是一切修炼的基础,如同人们建房子打地基 一样,非常重要,基础越好,层次越高,进步速度愈快。筑基的方法有止念、入静、聚性、 回光、独立、调息、吐纳、咽津、导引等等,其辅助方法还有炼法入道,即“居静正坐,闭 目冥心,定息住炁,手兜外肾,搓脐下,举二足等方法,而道则无所不包, 无所不通,不泥于伎艺之能,治疾病之功。”见《西山群仙会真记·修法入道》。 可见筑基可以达到静养身心,调和阴阳,祛病健康,延年益寿之功效。  
 
第一章 钟吕派的筑基方法  
 
  钟吕派的筑基方法是:一存想,二内观,三坐忘。 存想内容有:男、龙、火、天、云、鹤、日、马、烟、霞、车、驾、花、气,此为阳升之象 ;女、虎、水、地、雨、龟、月、牛、泉、泥、船、叶,此为阴降之象;青龙、白虎、朱雀 、玄武,此为神灵之象;五岳、四海、三岛、金男、玉女、河车、重楼,此为自然之象。 钟离权认为起初阴阳交合时可想,“九皇真人引一朱衣小儿上升,九皇真母引一皂女下降, 相见于黄屋之前。有一黄衣老妪接引,如人间夫妇之礼,尽时欢悦。女子下降,儿子上升, 如人间分离之事。既毕,黄妪抱一物,形若朱桔,下抛入黄屋,以金器盛留。然此而者,是 乾索于坤,其阳复还本位,以阳负阴而还本乡。是此女者,是坤索乾,其阴复还本位,以阴 抱阳而会本乡。是曰坎离相交,而匹配阴阳之想也。若以炎炎火中,见一黑虎而上升。滔滔 浪里,见一赤龙而下降。二兽相逢,交战在楼阁之前。朱门大启,烟焰之中,有王者指 顾。大火焚天,而上有万丈波涛,火起复落,烟焰满于天地。龙虎一盘一,而入于金器之 中。下入黄屋之间,似置在笼柜之中。”这其实存想的是龙虎交媾而成黄芽,简单地说就是 存想的肾水上升,心火下降,水火既济而成金丹的情景。接着还要存想金液还丹而既济,肘 后飞金晶而大河车,还丹、炼形而至朝元。朝元之后,不复存想,而为内观。 内观之法,是为阴阳变换之法,仙凡改易之时。修炼之人必须居住幽静之室,昼夜端拱,识 认阳神,赶逐阴鬼。达摩面壁九年,方超内院;世尊冥心六载,始出凡笼,说的就是这个道 理。 修炼之人,平日清静而守潇洒,寂寞已久,功到满足,容易被楼台珠翠、女乐笙簧、珍羞异馔、异草奇花所迷惑,进而不知自身内院,误作真境,所以要行坐忘之功,不因意生像、因 像生境,除祛三尸七魄、九虫六贼,脱质而炼仙。  
 
第二章 南派的筑基方法  
 
  南派的筑基下手功夫可用打坐,采取双盘与单盘,双手自然下放至下丹田,以之温养。然后 用收心、存心、内视、入静、调神、调息和调精七个步骤完成筑基修炼。 收心,是下手时除断杂念的一种方法。因为刚开始做功夫时,难免杂念丛生,心驰于外,所 以要收心。具体做法为:“于一念妄生之际,思平日心不得静者,此为梗耳,急舍之。久久 纯熟。夫妄念莫大于喜怒,怒里回思则不怒,喜中知抑则平喜,种种皆然,久而自静。” 见张伯端《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口诀》。就是说妄念一产 生,立即用心制止,便会喜而不喜,怒而不怒。这不仅是筑基的先决条件,而且是打坐入静 的要诀。张伯端说:“岂独坐时然炁平日提百万强兵,但事至则理,退则休,亦可为静之本 。以此静心应接事物,谁云误事炁实自灵耳。故曰:以事炼心,情无他。镜能察形,不差毫 发,形去而镜自镜。盖事至而应之。事去而心自心也”。说明修炼如 此,待人接物亦应如此。做到此,“心不留事,一静可期。此便是觅静底路。有诗曰:得路 欲归休问远,看看信步莫烦心,云收将放金乌见,一点灵光眼内明。”见张伯端《 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口诀中口诀》。 存心,是收好心后的稳心工夫。存心之前,必须先止念。原因是“念之生也,感物而动,尔 觉定中觉目有所睹,则神役于目矣”。做法是“急收内听,其他皆然”。如此便可以养性, “养性之始,见不存则无所养,无所养则终乎不见矣。存心实自收心始。所谓收神者,盖收 心之余,用耳行之,至久见如不见,闻如不闻,形心相忘,合乎至道,则元性彰露而元气生 矣”。见张伯端《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下手工夫》。 内视,是一种使心继续保持静定的方法。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张伯端解释说:“心之所以 不能静者,不可纯谓之心。盖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交相役,而欲念生焉。心求静,必 先制眼,眼者神游之宅也,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于眼,而使之归于心,则心静而神亦 静矣。”见张伯端《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口诀中口诀》。 就是说静坐之时,又目微闭,内视于心,思想集中,万虑皆空。至于双目微闭的理由,《 胎息经》曰:“天之神发于日,人之神发于目,目之所至,心亦至焉。”由此,内丹修炼打 坐时,凝神定息,舌柱上腭,心目内注,俯视丹田,很快便能入静。 入静,是经过上述工夫后自然而然形成的结果。其状态是:“心惟静则不外驰,心惟静则和 ,心惟静则清。”此时使要考虑运炼精、炁、神问题,“精、炁 、神之所以为用者,心静极则生动也,非平昔之所谓动也,用精、炁、 神于内之动也。精固精,炁固炁,神亦可谓性之基也。何也 炁盖心静则神全,神全则性现”见张伯端《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 心为君论》。调神,是入静平稳后调和、调配元神的工夫。张伯端认为必须内视、内听、内嗅。原因是: “两目为役神之宅,顾瞻视瞩,神常不得离之。两耳为送神之地,盖百里之音闻于耳,而神 随之而又去。两鼻为劳神之位,随之而辨之者谁炁神也。使耳目口鼻皆如眉,则神岂不安而 全之。夫如是,则不为后天也,亦不劳修炼也。大抵忘于目则神归于鼎而烛于内,盖绵绵若 存之时,目垂而下顾也;忘于耳则神归于鼎而闻于内,盖绵绵若存之时,耳内听于下也;忘 于鼻则神归于鼎而吸于内,盖真息既定之时,气归无海之理。
 
第三章 北派的筑基方法  
 
  北派功夫主张清修,强调清静不二法门,因而其筑基方法亦在“虚无”二字。打坐之时,“ 忘情忘形,委志虚无,一念不生,静中至寂”,自然“天光自发,不内不外之间,若有一物 或明或隐,乃玄珠成象。”见王重阳《五篇灵文》。北派功法认为,神依形 生,一点先天在人身中,个个不无,人人本有,只因世人迷真顺情,情境既熟爱河,流浪欲 海波深,如有觉悟之人,得遇真师指点先天一炁,便会“药从外来,依形而生”。 修炼之人,若能“委志虚无,寂然常照,身心无为,而神炁自然有所为,犹天地无为,而万物自然化育”。这是因为:“静极之时,神抱于气, 气结精凝,结成一粒金丹,永在丹田之内” 。简单地讲,北派的筑基功夫不采取内观、存想、闭息、导引等任何方法,只在于一个“静” ,认为“静极生动”,自然会进入炼精化炁阶段。 
 
第四章 东派的筑方法 
 
  东派的筑基方法用先天无极图来形容,称“五行不到,父母未生,真空本体,清静圆明”。 看来东派筑基强调的是清静澄神,认为“先天混元真乙之炁为生天生地生人 生物之根,方其未有动机,故溟滓无光,声臭俱泯,谓之无极。在人则至静无感,寂然不动 者当之。而佛氏所谓真空,儒者所谓未发,亦不外是。《老子》云:常无欲,以观其妙。《 易·系辞》云: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圆觉经》云:惟取极静,由静力故永断烦恼,竟 究成就,不起于坐便入涅般。三教圣人同一宗旨,但作用不同,故有三者之别耳” 见陆西星《金丹大旨图》。。这就是三教圣人在入手时都强调洗心入静,摒除凡世 的一切欲望与烦恼,从而达到一个混沌无我的状态,以至静而生动,动而产元炁 。  
 
第五章 西派的筑基方法  
 
  西派的筑基功法比较繁琐,在下手之前要先开关,开关后才能进入筑基炼己,并且筑基还分 为小筑基和大筑基。小筑基中还配合外炼己功夫,大筑基中还配合内炼己功夫。 西派功法最初亦采取打坐为入手法,只不过时间选择在深夜。李涵虚认为:“深夜打坐,清 静自然……夜来气清,息调神往。”见李涵虚《道窍谈》。。一般是:五更 天时盘坐,坐到巳时(9:00—11:00)起来,坐时不忘不助,若忘若存,寂寂惺惺,圆圆明 明。 打坐进入状态后,便可开关。所谓开关,为开关展窍。中年学道者,只要凝神有法,调息有 度,阴跷气萌,摄入鼎内,勿忘勿助。后天气生,再调再烹,真机自动,乘其动而引,不必 着力开,而关自开;不必着力展,而窍自展。真气一升于泥丸,于是河车之路可通。全凭自 然而然。乘乍动而又静之际,微微起火,逼尾闾,逆流天谷。自然炼精化气,灌注三宫。以 后复得外来妙药,擒制吾身之真气,令其交绝,同落于黄庭之间,结为朱橘,是为内丹。 展开关窍后,便进入小筑基。摄元阳而入内鼎,有胎自己绵绵,然后生后天之药,而行玉炼 之功。此时要配合外炼己,万象皆空,一尘不染,即古人对境忘情之旨。 小筑基后,进入大筑基。养灵珠而生外铅,金水溶溶,勤行周天之妙,而完尽性之功。此时 要配合内炼己,河车之事,玉液之功,即《参同契》“内以养己”之内容。 至于河车之功,在筑基中十分重要。自筑基以来,金鼎充足后,调内息,凝内神。神息相依 ,风火交合,忽然而灵芽吐萌,气机生动,即起河车以炼之,使之自下往后,由督脉进,逆 流天谷,而返中宫,此得药当行之事也。……其妙在意守于内,神驭于外。神守内庭,只贵 凝,而不贵运,运则必用意,周天之妙,外运逸,而内掌劳,故内掌必以意挡之。……真意 居中,调遣呼吸,以内应外。详细做法为:“运气开关,所以开关筑基,得药结丹也。其中 次叙,从虚空中涵养真息为始。收心调息,闭目存神。静之又静,清而又清。一切放下,全 体皆忘。混混沌沌,杳杳冥冥。功夫到此,如天之有冬,万物芸芸,各返其根。如日之有夜 ,亥漏沉沉,各息其心。此无知、无识时也。谁晓得无知、无识之际,才有一阳来得,恰如 冬之生春,夜之向曙。蓦地一惊,无烟似有烟,无气似有气,由下丹田薰至心阙,使人如梦 初醒。初醒之候,名曰活子时。急起第一河车,采此运行,迟则无形之气变为有形。此气也 ,名壬铅,名后天,又名阳火,故曰子时进阳火。何为进阳火,学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拨转 ,移过下鹊桥,即天罡前一位。誓愿不传之真诀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 神,又名真意,又名玄关发现。移至尾闾,守而不乱。霎时间真气温温,从尾闾骨尖两孔中 ,透过腰脊,升至玉枕,钻入泥丸。古仙云:‘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路径此为尊。’即此 。愚人不知运气,便要舌舐上颚,以承甘露。吁!可笑亦可怜也。皆不得师之过也。须知运 气一道,只可引气入喉。《黄庭经》曰:‘服食玄气以长生’,因此阳火之气紫黑色,名曰 玄气耳。服食之法,须要口诀,乃能送入气管。否则走入食管。否则走入食喉,从何处立得 丹基炁须把这阳气送下气喉,至于玄膺,乃化为甘露之水。《黄庭》曰:‘玄膺气管受精符 ’,此之谓也。玄膺名玄雍,又名玄壅,言人之气到此壅塞也。俗人不知玄妙,气至泥丸, 就想他化为神水,如吞茶汤一般。吾恐气管一滴,便叫汝咳而不休矣。盖水者有形之物,安 能入得气管炁安能入得气管炁故《黄庭》曰:‘出清入玄二气焕,子若遇之升天汉。’犹言清 气出于丹田,玄气入于玄膺,二气转换云尔。气化为水,洒濯心宫,仍落于虚无窍内。宝之 裕之,是为筑基。筑基既久,积累益深,乃有一个时候,照常静坐。忽于丹田中突出一物, 有声如雷之响,有色如星电之光,是为后天中先天药。即按第一车运之,至于泥丸,始化为 液,饵而服之,方得玉液丹头。此得药结丹之始也。”见李涵虚《道窍谈·三车秘旨》。
 
第六章 中派的筑基方法  
 
  中派的筑基方法有二种,第一是李道纯致中和法;第二是黄元吉和闵小艮的中黄直透法。 李道纯强调筑基首先要致中和,认为“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 执厥中”见《尚书》。人若能致中和于一身,“本然之体虚而灵,静而觉, 动而正,故能应天下无穷之变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即子思所谓致中和” 同上。。这就是说下手之时心必须常清常静。 其次要委顺,即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顺天命,顺天道,顺天时,顺天理。因为身顺天命,故能应人;心顺天道,故能应物;世顺天时,故能应变;事顺天理, 故能应机。由此可以达到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其三要照妄。照心常静,动则应万变,虽动本体常静。妄心常动,静则起万念,虽静本体常 动。所以要灭妄心,不灭照心。妄心为人心,照心为道心。道心惟微,谓微妙而难见也。人 心惟危,谓危殆而不安也。二者处于动静之间,所以要执厥中(致中和),使照心常存,妄心 不动,以此而成道。做好上述工夫,便可以安炉立鼎了。 黄元吉强调筑基之初,打坐之时,先凝神,继而调息,至神凝之时,不必有浩然正气,至大 至刚,充塞天地,只要心无烦恼,意无牵挂,觉得心如空器,一点不有,意若冰融,片念不 生,身体耸立,恍如山岳静镇,不动不摇。
 
第七章 三丰派的筑基方法  
 
  三丰派认为筑基是初功,在于寂灭情缘,扫除杂念。称“人心既除,则天心来复;人欲既净 ,则天理常存”。其入手功夫仍是打坐, 打坐之中,最重要的是凝神调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功夫即会日长。因为凝神调息在于 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 。平即在此中,心在此中,乃不起波。 每日先静一时,待身心都安定了,气息都平和了,始将双目微闭,垂帘观照心下肾上一寸三 分之间,不即不离,勿忘勿助。万念俱泯,一灵独存,谓之正念。 于此念中,活活泼泼。于彼气中,悠悠扬扬。呼之至上,上不冲心。吸之至下,下不冲肾。 一阖一辟,一来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渐渐两肾火蒸,丹田气暖。息不用调而自调, 气不用炼而自炼。气息既和,自然于上、中、下不出不入,无来无去,是为胎、是为神息、 是为真橐龠、真鼎炉、是为归根复命、是为玄牝之门、天地之根。气到此时,如花放蕊,如 胎方胞,自然真气熏蒸营卫,由尾闾穿夹脊,升上泥丸,下鹊桥,过重楼,至绛宫而落于中 丹田,是为河车初动。但值得注意的是气至而神未全,并非真动。其实内丹功夫,亦有小三候:积静累气为初候,开关展窍为中候,筑基炼己为三候。下手于 初候求之,大抵清心寡欲,先闭外三宝,养其内三宝而已。此中最关键的凝神调息,调息凝 神。这八个字就是下手功夫,须一片做去,分层次而不断乃可。所谓凝神,就是收己清静之 心而入其内。心未清时,眼勿乱闭。先要自劝自勉,劝得回来,清凉恬淡,始行收入气穴, 乃曰凝神。凝起了神,然后如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所谓凝神于虚 ,即此。调息不难,心神一静,随息自然,我只守其自然,加以神光下照,即调息。调息者 ,调度阴跷之息,与吾心中之气相会于气穴中。心止于脐下曰凝神,气归于脐下曰调息。神 息相依,守其清静自然曰勿忘;顺其清静自然曰勿助。勿助勿忘,以默以柔,息活泼而心自 在,即用钻字诀,以虚空为藏心之所,以昏默为息神之乡。三番两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 相忘,神气融合,不觉恍然阳生,如痴如醉。可谓真消息,实乃玄关发现。 三丰派还认为神要真神,方算先天。所谓真神,真念是他,真心是他,真意是他。如何辩真 伪,诀曰:玄关火发,杳冥冲醒,一灵独觉;一灵从规中起;定中生慧,一意斡旋;微茫之 中,心光发现。修心即是存心。炼性即是养性。存心右便城郭坚固,不使房屋倒塌,即是筑 基。所以大凡打坐须将神抱住气,意系住息,在丹田中婉转悠扬,聚而不散,则内藏之气与 外来之气交结于丹田。日充月盛,达乎四肢,流乎百脉,撞开夹脊、双关而上游于泥丸,旋 复降下绛宫而下丹田,神气相守,息息相依,河车之路通矣。功夫到此,筑基之效已得一半 了,总是要勤虚修炼。 调息须以后天呼吸寻真人呼吸之处,古云:后天呼吸起微风,引起真人呼吸功。然而调动后 天呼吸,必须任他自调,方能调得起先天呼吸。我唯致虚守静而已,真息一动,玄关不远矣 。照此进功,筑基可翘足而至,不必要百日。这里最根本原理在于养性,浇培鄞鄂,使内药成全,也就是炼己。心朗朗,性安安 ,情欲不干,无思无虑,心与性内外坦然,不烦不恼,此修心炼性之效,也就通常所说的内 丹。“潜心于渊,神不外游。心牵于事,火动于中。火动于中,必摇其精。心静则息自调, 静久则心自定。死心以养气,息机以纯心。精、气、神内三宝,耳、目、口为外三宝。常使 内三宝不逐物而游,外三宝不透中而扰。呼吸绵绵,深入丹田。使呼吸为夫妇,神气为子母 。子母、夫妇聚而不离,故心不外驰,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动,常熏蒸于四肢。 同上。 所以《系辞》云:“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这是道家修炼的层次,一步接一步的工夫。
 
何谓穷理,读真函,访真诀,观造化,参河洛。趁清闲而保气,守精神以筑基。一面穷理, 一面尽性,乃有不坏之形躯,以图不死之妙。性者内也,命者外也。以内接外,合而为一, 则大道可成。以至于三字,明明有将性立命,后天返先天口诀在内,诀曰:“初打坐,学参 禅,这个消息在玄关。秘秘绵绵调呼吸,一阿一阿鼎内剪。性要悟,命要传,休将火候当等 闲。闭目观心守本命,清净无为是根源。百日内,见应验,坎中一点往上翻。黄婆期间为媒 妁,婴儿姹女两团圆。美不尽,寻谁言?浑身上下气冲天。这个消息谁知道?哑子做梦不能 言。”  
 
第八章 伍柳派的筑基方法  
 
  伍柳派在筑基之前强调先炼己。所谓炼己,是炼人的本性而成真。所炼之者,眼逐于色而炼 之不睹;耳逐于声而炼之不闻。平常日用,必当如是先炼,则己念伏降,而性真纯静。得真 性者,即是佛与仙,筑基而基成。 伍冲虚认为“修仙而始筑基”。所谓 筑基,筑为渐渐的意思,基为修炼阳神之根本,安神、安息之所。基要先筑好,也就是说阳 神之所成就,神才会显灵,这就要依靠精炁而为用。简单地说就是“息定还 精炁,谓之筑基。息定精还,谓之精成不漏。若有漏,则不能为胎神之基。 无漏,则身可久生而为伏炁胎神之法界也”。“炼肾中真阳之元精,谓之筑基。阳精炼得不漏而返成 炁,渐修渐补,得元炁足,如童子之完体,方是筑基成者。” 。 柳华阳认为筑基之始,必须“忠、孝、仁、义,五戒全净,然后有所望焉。”“下功之时,处于静室。坐则忘形,回光返照,以性入 于命宫。静极生动,情来归性”。 筑基的根本目的是炼阳精,产阳神。伍冲虚认为:“神原属阴,精炁属阳。 依阳精真炁,则能成阳神。不依阳精真炁,则不能成阳神, 止为阴神而已。精炁旺,而法力大。精炁耗,则神亦耗,而 灵光弱。此理之所以如是也。欲得元神常住而常灵觉,亦必精炁常住而长有 基地也,自基未筑之先,元神逐境外驰,则元炁散,元精败,基愈坏矣。 要使元精不败不漏,就要掌握“泄漏修炼之法,教人再入胞胎,重造我之性命。将我之神 炁入于此窍之内,合而为一,以成真种。如父母之精炁入于此 窍内,合而为一,以成胎孕,其理一也”。 事实上,人的元精容易“逐于交感,年深日久,恋恋爱恨,一旦欲令不漏而且还炁 ,得乎炁气之散于呼吸,息出息入,勤勤不已,一旦欲令不息,而且化神,得乎炁神 之摄于思虑,时递刻迁,茫茫不已,一旦欲令长定,而且还虚,得乎炁此皆无基也,是以必 用精炁神三宝合炼,精补其精,炁补其炁, 神补其神,筑而基成。唯能合一,则成基,不能合一,而不成基。所谓打成一片,正为此而 言也。 等到基础筑成,精自然固,炁自然还,就可以验证到人仙之果。并且“为出 欲界,升色界之基者,以此。为十月神定者之基,由此。而九十月不昏者,有此基也。十月 神不外驰,而入大定者,有此基也。所以炼炁而炁即定,绝 无呼吸一息。炼神而神即虚,而不昏迷一睡。此所谓阳神之有基也。基成由于阳精无漏,而 名漏尽通。无基者,即无漏尽通也,一阴灵之性,五通之果。五通者,阴神之神通也。若阳 神,则有六通,多漏尽通也。六通者,天眼通、天耳通、神境通、宿命通、他心通、漏尽通 。此一通,为阳神之所多。余五通,阴神司。同上。
 
第九章 千峰派的筑基方法  
 
  千峰派认为筑基,“以炼为筑,以筑为炼,二者合一,明性命双修之真谛”。下手工夫仍为静坐,但要求静坐之前,扫除一切私心 杂念,宽放衣带,身体不受束缚,使血脉流通无阻。等到入坐时,身如槁木,心似寒灰。两 目下观鼻为准,不可太闭,太闭会伤到神气;亦不可过开,过开神光就会外驰。应该以微闭 眼睛看鼻准,意念在两目中间齐平处为最佳。时间长了,慧光自然出现,这是修丹起初收合 念头的方法。接着盘膝稳坐,左腿向外,右腿向内,为阳抱阴。左手大指,捏定中指。右手大指,进入左手内。《捏子诀》:右手在外,为阴抱阳。此名子午八卦连环诀,《经》云:手脚和合扣连环,四门紧闭守正中。等到心气适和后,含眼光,凝耳韵,舌顶上颚,调鼻息 。如果息不调,恐有闭塞喘钯之患。息调,身心全忘;寒兑,终日如愚,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 静坐的目的是得到“万念皆空,方寸炼性,开目观空”,且“观空而不空,为真道;观空而空,为伪道。因而不知归中,故慧光不能发现。心下、肾上中间虚空之处,内有灵炁,机发则成窍。神炁归中,灵炁上腾为不空,无光之虚空为顽空,灵光之虚空为真空。真空不空,顽空乃空。不空即是灵光,实 为神炁,由于黄庭所发者”。其根本目的还是在于“安神祖窍”。有诀曰:“天下地上安祖窍,日西月东聚 先天。玄关之后谷神前,正中有个空不空。涵养本源在方寸,双林树下觅本宗。垂帘明心守 祖窍,手脚和合扣连环。乾坤合成灵祖窍,包罗天地空不空。杳杳冥冥圆光献,这个正位神 归中。玄牝妙兮不可言,细入微尘大包天。人若能知此妙窍,万年不坏一金仙”。 赵壁尘认为祖窍在人身上,世人很少知道,其“正在天之下,地之上。日之西,月之东。正 中是祖窍,前是玄关,后是谷神,中是真性,内藏真息。虽与口鼻之息相通,而常人之息以 喉,由口鼻进出, 插入《性命法诀明指》封页图。 不能入于祖窍以归根。真人之息行内呼吸,四个来往,不用口鼻呼吸,则 息息归根矣。欲寻真人之息,须调后天呼吸之息,以寻真息归根。其气藏于祖窍,故息调则 气和,息住气不散”。而其真正 位置则是在眼的中心内部,老子曰:玄牝之门,是为守中抱一,内里有颗黍米珠,为人身天 地之正中,藏元始祖炁之窍也。是知窍而不知妙,妙者,性光也,就是这个而已。修炼用功之时,两眼归中守一,养于祖窍之内,勿勤勿怠,谓之安神祖窍。为炼性 之所,立命之根。了然曰:“不炼祖窍,则真息不住,而神化无基,药物不全,而金丹亦不 结”。 眼睛微闭,心守祖窍,见着性光是功夫。闭口藏舌顶住上腭,五行之中神炁 自凝。了空曰:“上腭是天池穴,因其上通脑髓,恐其往下泄炁,用舌顶住 天池穴,引真炁由玄膺穴下降丹田,生有甘露,顺归气,过十二重楼。” 同上。。所以舌尖倒顶上腭,真炁聚于祖窍之前。眼常观此窍 ,耳常逆听此窍,身体一定会强健。如果不经过师傅传授,精液吞下,先入胃中,再入左心房,方能化血。出 心脏,经由大动、大静两脉,血液周流全身,始入任脉管,血色渐化灰白,而有粘性,俗名 淫水。如果发现外肾一举,便是活子时到,须要无念采取。采取的方法,又有老年、少年、 童贞之别。童贞的身体是本元体,毫无亏损,如将其圆陀陀、光灼灼的慧命收归中宫,时时 醒悟,刻刻觉照,护持十月,即可过大药关,养成仙体。再得出胎口诀,将道胎引出,亲为 佛子,称之为顿法。
插入《性命法诀明指》图。第十章 女丹派的筑基方法  
 
  修炼女丹,筑基之前,必须先收受戒律。称:“按女修,应受九戒。戒律曰:行持不退,大 有利益。戒果圆成,不经地狱之苦,生逢十善之家,名登紫府,位列仙班。”见《 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则》。内容为:孝敬柔和,慎言不妒;贞静持身,离诸秽行;惜 诸物命,慈愍不杀;礼诵勤慎,断绝荤酒;衣具质素,不事华饰;调摄性情,不生烦恼;不 得数赴斋会,不得虐使奴仆,不得隐善扬恶。同上。以上九戒,包含净口、 净身、净坛等内容,若能遵守,方可受持正途。 其次要懂得女子命本,因为女子不同于男子,女子属于阴质,当十三四岁时,元炁 充足,真血盈满。“有阴中之一阳,月圆之光正旺”。等到月经一来,元炁 逐渐被打破,真血逐渐遗泄。假如到了婚嫁之后,或生男生女,元炁 渐渐损耗,真血渐渐亏损。虽然每个月都有月经产生,但是每个月都受到月经伤害。女命 难修,在此一着。所以女子想要候命还元,必须寻找修炼真诀。 再次要掌握女子性原。女子属水性花质。正当年少时,知识已开,就应该自我调整。不能任 纵戏游,兼戒奔驰。这一阶段,自然有一点初经,合于子宫,如星如珠,乃是先天至宝,藏 于坤腹之上,位在中黄之中。女子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知道清洁性情,不看淫戏,不听淫 词。举止幽闲,动循内则,静则释如。则一点初经,得附性天。便成元一,一变赤珠,不化 成月经。如果像一般的女子不懂得这个道理,像儿童一样生性喜动,或随嬉驱,或逐跳奔。 这样就会气动心摇,精神内乱,真炁不固。一点真阳,油然融化。其热如火 ,夺门而下,破扉而出,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女子月经。从此以后,纵然守贞不嫁,但总是平 凡女子。 懂得了这些道理,就可以跨鹤而端坐于蒲团之上。两腿交叠,一膝压于另一条腿膝盖之上, 下面的脚跟顶住玉门,然后盘坐下去,上身必须保持头脊正直。目的是紧闭下关,封固元 炁,避免下元泄漏。然后收心,有诗曰:“吾身未有日,一炁 已先存。似玉磨逾润,如金炼岂昏?扫空生灭海,固守总持门。半黍虚灵处,融融火候温。 ”见《孙不二女丹内功次第诗》。这就是说人生孕育之时,已经有先天一 炁存在身中,刚柔相济。如果能够排除各种妄想,守住玄关一窍,便能炼成一 点灵丹。 再进一步,就是止念,继则调心。念止心调,便可从事按摩方法。按摩方法忌讳避炎就凉, 因为女子以血为本,其性偏阴。阴性喜凉,不借按摩难以产生气机,就容易陷入纯阴。阴就 会凉,凉就会冰。如果不加以运动,就会酿成痰凝、血淤等病,而功亦难行。然而必须从止 念调心开始。因为“女属坤,而坤藏真火,火伏则吉。火发烁金,不调而运。金遭火逼,则 有翰音登天之象。故女修诀,惟从止念调心始”见《泥丸李祖师女宗双修宝筏》。 。 太虚氏说:“念止则气纯,心调则气和。继行按摩,则有阳发之机。虑或机郁躁生景象,必 起提灌真阴之念,此纯阴汹聚之由。盖静则阴凝,不动则阳郁,初学必有此弊。不知推究发 躁生烦之由,遽求得凉快一时,误矣。必须加功,用运通气机之法。气行则躁自释,不悟此 而求效,适更增病。此又痰凝血淤之所由致也。故切戒之。法惟续事按摩者,正以杜斯淤凝 之窦。又以情乐功喜进,或致按摩过猛,地火焰腾。凡火从之,则有烁金之弊,故有翰音登 天之戒。翰音者,酉禽也,逼之极度,则飞走上登。故又申说止念调心之妙,盖示此则为女 宗彻始彻终之要诀”。
 
导 论 
 
  
 
   炼精化炁,又称“初关”“百日关”“小周天”。炼精就是炼元精。此即修炼体内元精以发生元炁 ( 真炁 ) ,并将产生的元炁通过周天火候,运行任督二脉,采入丹田,达到神炁合一的境界。采炼日久,可以炼丹。“精”谓之形之精,故《钟吕传道集》《西山群仙会真记》皆说“炼形化气”。元陈致虚亦曰:“知此道者,怡神守形,养形炼精,积精化炁,炼炁合神,炼神还虚,金丹乃成。”这一修炼功夫在筑基“三宝” ( 精、炁、神 ) 全的基础上进行,所以不同于一般的气功修养,而称为“仙术”。“万物含三”,炼精化炁,即是“三归二” ( 精、炁、神化归炁、神 ) ,系“有为”工夫。其具体修炼过程分为四个阶段:其一,采药。即静坐中元炁发生 ( 外药 ) ,便及时采取,使其升华,所谓“铅遇癸生须急采,金逢望后不堪尝”。这里的铅指元炁,也就是真阳之炁,也是肾水的代名词。清而轻的先天肾水叫做壬水,浊而重的后天肾水叫做癸水,壬水藏于癸水之中,癸水不生,壬水不现,真阳之炁不能产生。真阳之炁出现必定在癸生之时,这时静中才动,癸水才生,为使癸水不下流,所以要急采,也就是让癸水快速如电地上行,过了这一关键时刻,不采也就没用了。正如十五的月亮圆了即缺,阳中生阴,进而阴盛阳衰一样。其二,封固。即采药后送至下炉封存,不使走漏。所谓“送归土釜牢封固,次入流珠厮配当”。即是说将及时采到的药送入丹田,将其封存不致泄漏,然后再用凝神合炁的方法聚敛细微的元神收付于丹田。其三,烹炼,即转动河车三百六十度,行小周天历三百六十周,促进龙虎交媾,神炁凝结。其四,止火。即三百六十候完成后,有阳光三现信号,内药已生,便须止火,为七日炼大药 ( 外、内药凝炼合成丹胎 ) 做准备。整个过程需时数约一百日,又因运炼须三百息足,故称“百日关”;又因运河车、行龙虎交媾、用子午周天火候,故又称“小周天功夫”。田诚阳道长总结认为:此步功夫主要针对中老年人的说法,补足后天亏损,达到返老还童、恢复青春的目的。  
 
西派炼精化炁之方法 
 
  
 
  西派称炼精化炁为后天,认为:阴跷之气,生人之根,乍动为元精;学人敲竹唤来,入于内鼎,自然炼精化炁而开关窍;此炁冲五脏,薰百骸,萦绕脉络,乃归丹田。此时凝神调息,静候动机。机动簌鸣,一缕直上,是为后天中之先天。采之以剑,调之以琴,运之以河车,封之于黄庭,此即玉液炼己之功。  
 
  具体方法为:抽铅添汞。此前运气日久,得了小药,结了丹头。以后绵绵内息,天然自在,固守丹田。每天早晨,清坐清卧,其丹如一团软绵,升于心府。仍要收回虚中,杳然无影,方不走失。诀曰:“神返身中气自还”,就在这个时候。怀抱日深,忽然间丹田如春水初生,溶溶漾漾。立即守住自然产生的内息,烹之、炼之,其水忽化为热气,由两胯内边流至涌泉。必须神注两踵,使真息随之,这就是所说的真人之息以踵。如此片时,涌泉定静,即将心返尾闾,默默守候。忽觉有物来尾闾,似绵陀,似馒首,似气块,沉滞难行。就要调停内息,专心一志,猛烹急炼。会有一股热汤,透过尾闾,徐徐穿过腰脊,滔滔直上泥丸。这样才算是“黄河倒卷,漕溪逆运”。这一阶段的河车,正如《大洞经》所说:“勒精卫泥丸。”吕祖所说:“搬精入上宫。”不与运气相同。泥丸宫中,有声音像水声一样震响,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停息,停息后神即休憩于泥丸宫中。等待片刻,乃以舌倒舐上颚,鼻中忍气,牙关紧闭,两手反抵坐榻,头面仰对空梁,等到金液满舌,忍住鼻息而不播,啯的一声,流入气管,降下重楼十二阶梯,神水灌注于华池。这个华池,人多不知。或言舌胎下,或言下丹田,都不对。此华池在人的两乳中间,名叫上气海,与玄膺隔一层耳。白玉蟾云:“华池正在气海内。”就是这个意思。水满华池,走而不守。至于绛宫,心地清凉。落于黄庭,心火泰定。这就叫做抽铅制汞,牵虎降龙。既未两卦,周流不息,即是玉液炼己之事敢。但此玉液,不能日日常有,必须加前头运气功夫。运之数次,乃有一次。若做到玉液长来时,则黄中通理,皮肤润泽。心君闲逸,性体光明。对境忘情,在欲出欲,随缘度日,在尘离尘。真意坚牢,剑锋犀利。圆陀陀,光灼灼,赤洒洒,亮铮铮,此炼己纯熟时也。”
 
钟吕派炼精化炁之方法 
 
  
 
  钟吕派称炼精化炁为炼形成气。认为:精中可以生气,而气在中丹。精由肾生,实则气由肾生。钟离权说:“肾中生气,气中有真一之水,使水复还于下丹,则精养灵根,气自生矣。”气生后,气液就会运行,“周而复始,自子至午,阴阳当生;自卯至酉,阴阳当停。凡一昼一夜,复还玉丹,循环一次,曰小还丹。”同上。修炼之人,就是从中采药,进水以成下丹。进一步讲,就是以“肾气交心气,气中藏真一之水负载正阳之气,以气交水为胞胎,状同黍米,温养无亏。始也即阴留阳,次以用阳炼阴。气变为精,精变为汞,汞变为砂,砂变为金丹。金丹既就,真气自生,炼气成神而得超脱。化火龙而出昏衢,骖玄鹤而入蓬岛。”见《钟吕传道集·论铅汞》。这就是说使肾气上升,心气下降,于下丹田中交媾,进而使肾气中的真一之水运载心气中的正阳之气,二者合而为胞胎,起初的形状就像黍米一样,温养一百日后,通过子午周天火候功夫,便会阴尽阳纯,抚养状大而成金丹,接下来就可以炼之成神。  
 
  钟吕派认为如果不炼形成气,就养不成胎仙,从而步入轮回。钟离权说:“奉道之士,修阳不修阴,炼己不炼物。以己身受气之初,乃父母真气两停,而即精血为胎胞,寄质在母纯阴之宫。阴中生阴,因形造形。胎完气足,而堂堂六尺之躯属阴也,所有一点元阳而己。必欲长生不死,以炼形住世而劫劫长存。必欲超凡入圣,以炼形化气而身外有身。”若能“以气炼气,散满四大,清者荣而浊者卫,悉皆流通。纵者经而横络,尽得舒畅。寒暑不能为害,劳苦不能为虞,体轻骨健,气爽神清,永保无疆之寿,长为不老之人。苟或根源不固,精竭气弱,上则元气已泄,下则本宫无补。所吸天地之气浩浩而出,八十一丈元气九九而损。不为己之所为,反为天地所取,何能夺于天地正气 ? 积而阴盛阳衰,气弱而病,气尽而死,堕入轮回。”这就是说修炼的人应该炼就阳神,驱除阴魄,修炼己身,摒弃物欲。因为人的身体内部的一点真炁来自于父母,也就是父精母血的凝结物,此物寄生在母胎中,被阴气所包裹,历经十月,长成人形,仅存一点元是而已。人如果要想达到长生,就要修炼外在的形质,使一点元阳能够永久地存在,以成就先天大丹。也就是说,人如果能够以先天的炁炼就后天的气,使清而轻的炁上升,浊而重的气下降,并使真炁贯满全身。这样就会体健神爽,永保青春。反之,如果精不能保,元炁外泄,阴盛阳衰,就会气竭而亡,遭受轮回之苦。
 
三丰派炼精化炁之方法 
 
  
 
  三丰派认为炼精化炁需要百日、或者百余日,使精神益长,真气渐充,温温火候,血水有余,自然坎离交媾,乾坤会合,神融气畅。一霎那间,真气混合,自然有一阵回风上冲百脉,是为河车真动。中间若有一点灵光,觉在丹田,是为水底玄珠,土内黄芽。尔时一阳来复,恍如红日初升,照于沧海之内,如雾如烟,若隐若见,则铅火生出。其下手仍是坐下闭目存神,使心静息调,这是炼精化炁之功。具体方法采用七返九还之法,下手兴功,先将上窍阳里真阴入内金鼎气海之中,与下窍真阳配合。阳里真阴即是自家元神,属三魂;下窍真阳即是身中元气,属七魄。其先后二气一合,则坎离自交,魂魄混合,神气凝结,胎息自定。每日如同夫妇交情美快,切不可着他,水火自然既济,发运四肢,如外火之生,焰焰相似。只要水火均平,此是小周天火候。调和熏蒸,喉息倒回元海,则外阳自然入内,真火自然上冲。浑身苏软,美快无穷。腹内如活龙动转升降,一日有数十样变化。婴儿姹女,自然成合,这是采阴补阳一节,修炼玉液还丹。  
 
  这样炼之百日,玄关自开,婴儿显相,龟蛇出现,自然蟠绕。学者到此地位,口中才干得外汞。炼之六月,体似银膏,血化白浆,浑身香气袭人,口中出气成云,此是灵丹成熟,一块干汞。有服之永不死矣。亦能治死人返活。  
 
  此中最关键是“身不动,曰炼精。炼精则虎啸,元神凝固”。有诀说:“急下手,采先天,灵药一点透三关。丹田直上泥丸顶,降下重楼入中元。水火既济真铅汞,若非戊己不成丹。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无影树下金鸡叫,半夜三更现出莲。冬至一阳来复始,霹雳一声震动天。龙又叫,虎又欢。仙药齐鸣非等闲。恍恍惚惚存有无,无穷造化在其间。”也就是说静极生动,一阳来复,元精化为元炁,元炁透过尾闾、夹脊、玉枕直上泥丸,降下重楼入于下丹田,肾水与心火相交媾,在下丹田结成金丹,此时要排除各咱欲望,意守丹田。
 
千峰派炼精化炁之方法 
 
  
 
  千峰派认为炼精为下手,其实是一个生精、化精、走精、炼精的过程。关键在于首先要开通八脉。有诀说:“前通任脉后通肾,横通带脉中通冲。下通阳关上通心,上前通脐后通肾。”此诀说的是精炁的运行规律,这个规律为:一吸由生死窍后督脉上顶,与任脉接连;二呼由前任脉降至生死窍。三吸由生死窍上带脉,分开双至后腰眼,双上两背尖定住;四呼由两尖背双走两肘外,为阳腧,走中指至两手心定住。五吸由两手心阴腧脉双回至两胸前定住;六呼由两胸前双降至带脉归一处,回生死窍。七吸由由生死窍上升至心下二寸定住,为冲脉,不可过心;八呼由心下降至生死窍,双走两腿外,为阳蹻,至涌泉穴定住。九吸由涌泉穴回两腿内,为阴蹻,双上至真炁;十呼由真 炁穴降至生死窍定。初学之人,一开始参禅打坐,腰腿不能运动,四肢百脉易于壅塞,气血不通。何处血脉不畅流,即感麻木痛苦。此诀专为血液流通,两手脚麻木立即消失。  
 
  开通八脉有通精八脉,有通气八脉。 
 
  通精八脉:人身中八脉之总根为生死窍,后通尾闾,上夹脊,至玉枕,进脑髓,入泥丸宫为督脉。自大脑中心之 髓管下行一管,名曰玄膺穴。穴内有一小岔,通上腭骨,真炁易由此漏。下对气嗓管,名曰十二重楼。过肺脏动脉管,下通右心血房,至膈膜下肝根之管,名为绛宫。在心下一寸二分,周围有碎脂油环绕,下至 炁穴,再下至睾丸宫,回至生死窍为任脉。又为督脉在脊外,而任脉止于上下唇者,此是俗医之妄论,安知仙家所言任督的道理、金丹神 炁的妙处?赵壁尘曾亲自行守千余次,以为证验。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