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观建设

2018戊戌年陕西宝鸡西镇吴山道观庙会

点击量:   时间:2020-02-19
2018戊戌年陕西宝鸡西镇吴山道观庙会


吴山最早在历史典籍中出现,当属春秋的秦灵公时期,距今约2400多年。其先,秦襄公七年护送周平王东迁有功,得以岐之西地方封给,秦正式成为东周诸侯。襄公于是作西畤以祭白帝。其时当为公元前771年。到秦文公四年于岐西的鄜地作邑,十年并作 鄜畤。秦文公十六年彻底占有了岐以西之地,建了汧、陈仓、平阳、雍等城邑,此后历23公,380多年,一直建都于宝鸡地方。也在这里始终进行祭祀天帝的活动,这在其他诸侯都是少有的。因为祭天,这是周天子的专权,诸侯是不能僭越的!

而秦公们,却反复的做这事情,反正当时也"礼崩乐坏"了,也没有遇到强有力的干涉!于是,在作鄜畤后八十四年,秦宣公作密畤,再其后秦灵公吴阳作上畤祭黄帝,作下畤以祭炎帝。炎帝黄帝是天下共同的祖先,对不起,我这里先设坛祭祀了!"吴阳",就是吴山的南面。"畤"是什么?就是祭祀皇天上帝的祭坛和神庙。古代的解释就是"畤者神灵之所止"。"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而"祭"在古代是很大的一件事。古人向来认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相信"权由天授"、"命由天定"的时代,与上天的沟通就是"祭祀"!"祭祀"就是向上天汇报,得到上天的承认,从而合理合法地进行其统治活动。所以相带在那里设祭,也是有严格选择的,而被选上又是很荣耀的。

到汉武帝时,宝鸡一带包括吴阳,很是热闹了一番。因为武帝亲自到这里来开展祭祀活动。【孝武本纪】上有记载: "明年,上初至雍,郊见五畤。(《括地志》云:'汉五帝畤在岐州雍县南。孟康云:畤者神灵之所止。'按:五畤者鄜畤、密畤、吴阳畤、北畤。先是文公作鄜畤,祭白帝。秦宣公作密畤,祭青帝。秦灵公吴阳上畤、下畤,祭赤、黄帝。汉高祖作北畤,祭黑帝:是五畤也。")

其实吴阳作畤,远不止在秦灵公时,在此之前的很早这里就有个"武畤"。【史记?封禅书】、【 汉书?郊祀志】都有"自未作上下畤,而雍旁故有吴阳武畤"这样的解说。说明在吴阳祭上帝是由来已久的,或许还能上溯到商周时代。因为早先这里就是周民族活动的区域。那就早得很了!

为什么在宝鸡包括吴山有这么多祭上帝的"畤"呢?

【封禅书】有这样的解释:"自古以雍州积高,神明之奥,故立畤郊上帝,诸神祠皆聚云。盖黄帝时尝用事,虽晚周亦郊焉。"就是说,古雍州地面高耸,离天很近,本身就是上帝神明们聚集的地方。所以就经常立畤而祭,神祠也就很多,祭祀是从黄帝时就有的事情啊!虽然到了晚周的时候,"郊祭"还在进行啊!这话当然是不经之词,但古代人就信这个!这是吴山作为古代祭炎黄二帝的最早记载 。

那么吴山是什么时候作为国家级的名山设祭的呢? 且看在【晋书?礼志上】中所载:

"明帝太宁三年七月,始诏立北郊,未及建而帝崩。及成帝咸和八年正月,追述前旨,于覆舟山南立之。天郊则五帝之佐、日月、五星、二十八宿、文昌、北斗、三台、司命、轩辕、后土、太一、天一、太微、句陈、北极、雨师、雷电、司空、风伯、老人,凡六十二神也。地郊则五岳、四望、四海、四渎、五湖、五帝之佐、沂山、岳山、白山、霍山、医无闾山、蒋山、松江、会稽山、钱唐江、先农,凡四十四神也。"

这里明帝是东晋明帝,太宁三年是公元326年,成帝咸和八年是公元334年

这里的"天郊"、"地郊"就是"郊祭"。是按照【周礼】的设计,皇家在京城郊外设祭坛,"南郊以祭天",祭祀上帝及天上的一切日月星辰;"北郊以祭地",祭祀后土及一切地上的神灵。合称为"二郊"!"二郊"是天子之礼,一般都是皇帝亲临,顶多派皇太子代行,其隆重性可见一斑。

这里提到一个"岳山"实际就是"吴岳"。这两个名字在古籍中曾有多处混用的情况。虽然在岐山的东边还有一个"岳山",一个是它的座落不详,再者在这个大祭祀中它也还不够资格,从以后的发展会看得更明白。

就是说最晚也从公元334年吴岳已列入国家的祭祀中。应该是说明的是,这已不是祭"上帝",而是直接祭"吴岳之神"!全国的山川湖海不知凡几,只由天子亲祭44个地上神祗,吴岳就名列其中,可见其重要!

皇家"二郊"之礼经过宋、齐、梁、陈、北魏、北齐、北周 ,到隋文帝略有改变。原来"二郊"的对象有五岳、四望、四渎、四海、五湖。这时则去了"四望"、"五湖"而加了"五镇",这是开皇十四年闰十月的事:

"诏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北镇医无闾山冀州镇霍山,并就山立祠。东海于会稽县界,南海于南海镇南,并近海立祠。及四渎、吴山,并取侧近巫一人,主知洒扫,并命多莳松柏。其霍山,雩祀日遣使就焉。十六年正月,又诏北镇于营州龙山立祠。东镇晋州霍山镇,若修造,并准西镇吴山造神庙。"( 隋书礼仪志二 )

在同朝的【百官志下】中还有:" 五岳各置令,又有吴山令,以供其洒扫。"这里吴山的显赫,竟然与"五岳"平起平坐了。

这个吴山令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员呢 ?

"行台尚书都事,上开府、开府府诸曹参军事,上大将军、大将军府参军事、诸曹行参军,上柱国嗣王、郡王、柱国府行参军,五岳、四渎、吴山等令,......为视从八品。""吴山令"和那些大将军、王府的参军一样,都是从八品职衔。这在隋朝 ,品衔算很高的了。

自从设"镇"置令以后,吴山与五岳等一样,都成了就地设庙专祭了,这又是一种形式上的变化。 唐朝以后祭祀活动是年年都要搞的,而且是地方大员亲自充当祭祀官。

"五岳、四镇、四海、四渎,年别一祭,各以五郊迎气日祭之。东岳岱山,祭于兖州。东镇沂山,祭于沂州。......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西海、西渎大河,于同州。......其牲皆用太牢,笾、豆各四。祀官以当界都督刺史充。"( 旧唐书·礼仪四)。

"太牢"就是用牛、猪、羊三牲作为祭品,是为最高祭礼。低一点还有"少牢",用猪、羊、鸡为祭品。

唐朝经了"安史之乱",唐玄宗李隆基跑到四川去了,他的儿子肃宗李亨在凤翔建立临时中央政权,顺应这个地理位置的变化,还把吴山的级别提升了一格。

"肃宗至德二载春,在凤翔,改汧阳郡吴山为西岳,增秩以祈灵助。及上元二年,圣躬不康,术士请改吴山为华山,华山为泰山,华州为泰州,华阳县为太阴县。宝应元年,复旧。"(旧唐书·礼仪四)

这当然是一件开玩笑的事。但也说明吴山在当时确实是有点举足轻重的--能给皇帝治病!

到了宋朝,朝庭订立制度:立春日祀东岳岱山于兖州,东镇沂山于沂州,......立秋日祀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

而且还开始了对五岳、五镇封公封王的活动。 吴山先时被封为成德公,元丰八年又封为成德王。王爷级,那就不是"从八品"了。嘻嘻!

到了金朝占领了长江以北地面后,为了显示其政权是顺应天命的,仍旧延续了这个活动:

"大定四年,礼官言: '岳镇海渎,当以五郊迎气日祭之。'诏依典礼以四立、土王日就本庙致祭,其在他界者遥祀。立春,祭东岳于泰安州、东镇于益都府、东海于莱州、东渎大淮于唐州。......立秋,祭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望祭西海、西渎于河中府。......其封爵并仍唐、宋之旧。(金史·礼志七)

元朝当然顺延了这个已形成惯例的活动,至元三年夏四月,朝庭廛定了岁祀岳镇海渎之制。正月是祭东岳、东镇、海渎,土王日祀泰山于泰安州,沂山于益都府界,立春日祀东海于莱州界,大淮于唐州界。......七月西岳、西镇、西海渎,土王日祀华山于华州界,吴山于陇县界,立秋日遥祭西海、大河于河中府界。(元史·祭祀志五)

明太祖朱元璋不亏是个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眼光还真不同一般。他去掉了对岳镇海渎的封公封王,使之归于本色。

时当洪武二年,朱元璋岳渎诸神合祭在城南,未有专祀。又享祀之所,只有祀屋而没有祭坛,认为非尊神之道。要讨个说法。

主持典礼的礼官说: "虞舜祭四岳,《王制》始有五岳之称。《周官》'兆四望于四郊',《郑注》以四望为五岳四镇四渎。《诗序》巡狩而礼四岳河海,则又有四海之祭。盖天子方望之事,无所不通。而岳镇海渎,在诸侯封内,则各祀之。

"秦罢封建,岳渎皆领于祠官。汉复建诸侯,则侯国各祀其封内山川,天子无与。武帝时,诸侯或分或废,五岳皆在天子之邦。宣帝时,始有使者持节祠岳渎之礼。

"由魏及隋,岳镇海渎,即其地立祠,有司致祭。

"唐、宋之制,有命本界刺史、县令之祀,有因郊祀而望祭之祀,又有遣使之祀。

"元遣使祀岳镇海渎,分东西南北中为五道。今宜以岳镇海渎及天下山川城隍诸地只合为一坛,与天神埒,春秋专祀。"引这一段长话,是引证一下祭祀岳镇海渎的历史渊源。

朱皇帝听了礼官的话,遂定祭日以每年的清明和霜降。其前一日,皇帝亲自淋浴,察看祭祀所用牺牲。至日,则服通天冠绛纱袍,诣岳镇海渎神位前,行三献礼。其他的山川城隍,分由献官行礼。

这一年命官员十八人,祭天下岳镇海渎之神。朱皇帝戴着皮帽子亲御奉天殿,在祭表上躬署御名,以香祝授使者。朝庭的百官都着公服,隆重的送至中书省,然后使者才奉御书祭表,恭敬以行。祭献物有黄金合贮香,黄绮幡二幅,另用白金二十五两,在当地买其它祭物。

这里实际上已是两祭:天子先于清明和霜降日在城郊统祭各一次;然后派大员奉天子亲署名的祭祀文件分头到各地去祭祀。

到了第二年,朱皇帝又下诏廛定岳镇海渎神号。他说: "为治之道,必本于礼。岳镇海渎之封,起自唐、宋。夫英灵之气,萃而为神,必受命于上帝,岂国家封号所可加?渎礼不经,莫此为甚。今依古定制,并去前代所封名号。"就是说吴山的"成德王"没有了,天上的神,地上的人咋能随便封呢!

王、公名号都去掉,那怎么称呼呢?有办法,他把五岳分别称之为"东岳泰山之神"、"西岳华山之神"等。把五镇分别称之为"东镇沂山之神"、"西镇吴山之神"等。并亲自躬署御名于祝文,派遣官员以更定的神号分别到各地去告祭。到洪武十年,天下安定,于是命官员十八人分祀岳镇海渎,并使之成为定制。

清朝的顺治初,定岳镇海渎开始是配飨"方泽"。"天圆地方","寰丘"是圆的祭坛,祭天用;"方泽"是祭地的方坛,但还不是正式的"地坛"。后来又建了地坛,兼祀天下名山、大川。并分派大员到各地去祭祀。须知那时候天下还未完全底定。

康熙三十五年正月,为了为天下祈福,皇帝遣大臣分行各山川海河去祭告。有五岳、五镇、四海、四渎(江渎、淮渎、济渎、河渎),都和前代一样。又增加了兀喇长白山和翕河乔岳。清帝的祭法也是"两祭",即皇帝每年分别在天坛祭天(皇天)以配飨日月星辰云雷风雨,在地坛祭地(后土)以配飨岳镇海渎山川城隍。同时再派大臣到各地去分祭岳镇海渎。

清朝的这种祭祀活动,在"康、雍、乾"三朝一直是很虔诚的,甚至一年不止祭两次,咸丰后来有足痿之疾,也要勉强在宫内的"寰丘"去祭祀。同治和光绪上台时很小,都由亲贵代祭。宣统登基时年龄太小,就由监国摄政王载沣代行"郊祭",同时派大臣赴各地告祭岳镇海渎。其后两年由于世事动乱,这种祭祀活动从文献上看,没有再进行。确如此,那宣统元年的祭祀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了。就是说对吴山的国家祭祀活动消弥了还不到一百年。


  •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无形无象,而又生育天地万物。
    “道”在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
    故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散则为气,聚则为神。
    神仙既是道的化身,
    又是得道的楷模。
    神仙以济世度人为宗旨。
    故道教徒既信道德,
    又拜神仙。
  •